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36章 蜡丸

第136章 蜡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凌渊文不知道妹妹曾经脱光了衣裳勾.引褚良一事,不过他对凌月娘的心思却是一清二楚,此刻听到男人的话,愣愣地点了点头,也觉得有些道理,便随口应了下来:
  
      “我现在就去接她。”
  
      见着凌渊文这么上道,褚良心中十分满意,表兄弟两个一起往郡守府的方向赶去,进府之后,褚良也没急着去见小媳妇,反而拐了个弯儿直接去了凌氏的院子里。
  
      门口传来下人的通禀声,凌氏手里头正拿着绣棚子,一听到儿子来了,心里头高兴的很,将手里头的东西撂在桌面上,冲着边上脸色苍白的凌月娘道:“月娘,你哥哥也来了,你们兄妹两个估摸着也有些日子没见着了,这回可得好好聚聚……”
  
      凌月娘只觉得憋闷极了,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凌渊文竟然在边城里,哥哥只是个文弱书生,不好好呆在家里,跑到这里做什么?
  
      原本自己无依无靠,留在郡守府也是理所应当,现在哥哥来了,要是把她接走,凌氏估摸着也不会不同意,毕竟她跟凌渊文还是嫡亲的兄妹。想到此,凌月娘心里一阵恼怒,面上却不好表现出来,只能强行将苦水吞进肚子里,笑着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凌渊文一走进来,看到身量纤纤的凌月娘,脸上的喜色根本藏不住,几步冲到了女人身畔,先冲着凌氏抱拳行了一礼,这才急慌慌的问:“月娘,先前不是回颍川了吗?要来边城也不跟哥哥说一声,还真是长能耐了。”
  
      凌月娘眼圈微微泛红,两手揪着帕子,一双大眼儿中水汽朦胧,那副可怜的模样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忍心逼问,凌渊文张了张嘴,千言万语噎在喉咙里,最终只能生生的咽下去,也顾不上埋怨了,拉着凌月娘的手,小心翼翼道:“在姑母着叨扰的时间也不短了,跟哥哥回家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凌月娘登时就有些急了,眼皮子狠狠一抽,她可没忘记自己还有把柄在怡宁公主手上,要是这么容易就离开了郡守府,怡宁公主那边肯定不会放过她,到时候她肚子里头的这块肉,恐怕就瞒不过别人了!
  
      心里头转过这些念头,女人一阵惊恐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,她急促的喘息几声,牙齿在嘴唇上留下了几道青白色的印子,吞吞吐吐的说:“哥哥,我想跟姑姑住在一块,你最近怕是忙得很,哪里能顾得上我?留我一人在空荡荡的宅子里呆着,你还真是生了一副冷硬的肚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凌氏心疼侄女,也在边上跟着附和:“就是,渊文,你爹让你进军营,是为了好好磨练一番,要是将月娘给接回去了,也没有人照看着,你这个当哥哥的可能舍得?”
  
      这话实在是说到了凌渊文的心坎里去了,他的确是舍不得。
  
      不过想想亲妹妹对表哥的心思,他就觉得脑仁儿生疼,要说这天底下的男人也不在少数,也不知道月娘是着了什么魔,偏偏看上了表哥这个成了亲生了子的糙汉,还真是孽缘。
  
      忍不住叹了一声,凌渊文扭头看着褚良,略有些心虚的笑了笑:“表哥,要不就先让月娘在郡守府中住上一阵子?反正她一直跟在姑母身边,也不会有那么多不长眼的冲撞了她。”
  
      将凌渊文的话听了个明白,凌月娘心里涌起阵阵委屈,原来是褚良想要将她从郡守府里赶出去,才会迫不及待的将哥哥给叫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过了这么长时间,她还是想不明白,明明她跟表哥十几年的情谊,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小小的奶娘,难道是林盼儿那贱妇使出了什么腌臜手段勾.引了表哥不成?
  
      越想越是这个道理,凌月娘口里发干,略一抬眼,对上了男人深不见底的鹰眸,赶忙垂下脑袋,装作没看到褚良面上的厌恶。
  
      凌渊文眼巴巴的看着褚良,白净俊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哀求。
  
      褚良对凌月娘的厌恶已经达到了顶峰,偏偏跟凌渊文情谊深厚,实在不忍心驳了他的颜面,便道:“你嫂子还在养胎,月娘留在郡守府中可以,但千万不能去她院里打扰,可记住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那媳妇干过多少粗活儿,身子结实的很,难道看一眼还能活了?”凌氏心里不满,忍不住嘟囔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两指揉了揉眉心,褚良面上的不耐之色越发明显,凌月娘也是个会看人脸色的,当即便拍着胸脯保证道:“表哥放心,月娘绝对不会去招惹表嫂的,您放心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凌月娘话说的轻巧,褚良却一点也不放心,只觉得这女人跟麻烦没有什么差别,要不是亲戚的话,早就给赶出家门了。
  
      余光扫见男人紧绷的面容,凌月娘肚子里的那股火越烧越旺,修剪得宜的指甲死死抠进肉里,她心里将林盼儿骂了千遍万遍,却还是没有缓解半分,像她这种大家闺秀,被一个小小的村妇赶出了京城不算,甚至还跟一个穷书生珠胎暗结,明明林盼儿也不是什么好货,偏偏运气好,将表哥给迷惑了,这才能安安稳稳的坐在将军夫人的位置上。
  
      褚良不耐烦跟凌月娘虚与委蛇,找了个借口直接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男人回到主卧,看到小媳妇手里头拿着话本,不由凑上去看了一眼,忍不住念道:
  
      “张生将高家小姐身上的罗裙解开,露出雪白柔腻的膀子……什么玩意?”
  
      炸雷般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将盼儿吓了一跳,手里头的话本没拿稳,啪嗒一声直接掉在地上。她如今怀着身孕,弯腰也不太方便,看着褚良隐隐发黑的脸色,盼儿咽了咽唾沫,直接用脚踩住了那薄薄的小册子,咳嗽一声道:
  
      “将军回来也不派人往家里送个信儿,存心想要吓我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娇艳的红嘴微微撅起,那抹艳色甭提有多勾人了,褚良双眼发绿,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,低吼道:“别想轻易糊弄过去,你是怎么拿到这种淫.书的?”
  
      盼儿满脸无辜,忍不住辩解道:“什么淫.书?你这人说话也忒难听了些,小小的话本而已,打发时间用的,将军整日忙着战事,又不能日日相见,我看些话本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看话本无妨,但你也不能看这种……这种啊!”
  
      又圆又亮的杏眼微微弯了下,盼儿拉着褚良的胳膊,顺势往男人怀里歪。
  
      褚良一把将小媳妇紧紧搂住,低头一看,玉葱似的手指在他胸口一圈一圈的绕着,虽然隔着一层衣裳,但此时此刻他心跳的飞快,如同擂鼓一般,恨不得将小媳妇立马吃.干.抹.净才能痛快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