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38章 百虫消

第138章 百虫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以往在京城时,盼儿都没遇到过这一茬儿,她忍不住皱了皱眉,垫起脚,盯着人群中央,虽然还看不见什么,却发现周围的人一点点散开,原来是一个衣衫破烂浑身是血的女人跪在地上,面颊青紫,脖子上系着一条细细的链子,身后的男人将铁链子攥在手里,毫不留情的在女人后背上踹了一脚,口中骂骂咧咧道:
  
      “还不快走,你这个贱人!”
  
      盼儿看着女人双目空洞,面上隐隐透着悲哀,忍不住问了一嘴:“那男人是谁啊?”
  
      “好像是妇人的夫君。”
  
      眼见着女人膝盖上满是鲜血,而那个神色狰狞的大汉却兴奋极了,四下里瞅了瞅,往地上啐了一口道:
  
      “像这种不守妇道的女人,就得去浸猪笼,我饶了她一条命,她还得感激我嘞!”
  
      听到男人嘴里的话,盼儿心里头无端升起了一股邪火,站在原地,好半天没动弹。
  
      舔了舔唇,盼儿忍不住咕哝一句:
  
      “他怎么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?”
  
      身边的夫人听到了这句话,直接道:“好像是什么滴血验亲,父子俩的血不能融在一起,那女人可不就偷人了嘛。”
  
      原本盼儿还想好好在边城里逛一逛,看到了这么一出,现在也没了兴致,恍恍惚惚地回了郡守府,她恰巧碰到了葛老头,赶忙冲上前,急慌慌地问:
  
      “葛先生,滴血验亲真的有用吗?”
  
      葛老头两指捏着自己的山羊胡,咂巴咂巴嘴道:
  
      “没用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没用?”
  
      “小老儿骗夫人作甚?这血融还是不融,里头的弯弯道道可多了,有的人能跟亲爹融了,有的人能跟亲娘融在一起,都是说不准的事儿,要是想用这个来判定是不是亲生的,那就是个笑话!”
  
      想到那个浑身是血的女人,盼儿面上不由露出了几分不忍,想要将那个女人给救下来,偏偏又没有法子。
  
      栾玉跟在将军夫人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,一眼就看出了主子的想法,试探着问了一句:
  
      “要不奴婢去教训那男人一顿,让他安分点?”
  
      盼儿犹豫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光是教训也没有用,男人已经对妻子产生了怀疑,又将那妇人打成了那副德行,即便吃了亏能安生一段时间,估摸着也不会消停太久。
  
      “要不,打发了人牙子去,把那妇人跟孩子都给买下来,我瞧着那男人身上的衣裳也不算好,有白花花的银子送到眼前,哪有不要的道理?”
  
      栾玉小脸上露出了黯然之色:“奴婢手心痒痒呢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:“......”
  
      “教训一顿可以,不过得等到把人买下来之后,你打了人,别忘了将银子也一并抢回来,总不能让那种人渣白白得了好处。”
  
      葛老头看到面前的一主一仆兴致勃勃的说着,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插话。
  
      他缩了缩脖子,扭头刚想走,突然想起了什么,从怀里头直接掏出了一只瓷瓶,送到盼儿眼前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,这是百虫消,您在屋子周围撒一点,就没有虫子了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愣了一下,问:“我没觉得这里虫子多啊?”
  
      栾玉忍不住接了一句:“的确是挺多的,蚂蚁多,还有蝎子,不过这些蛇虫鼠蚁的一般都不往主卧跑,夫人要是用不上这百虫消,不如赏给奴婢,前几日瞧见一只大蝎子趴在绣棚子上,可把奴婢吓了一跳。”
  
      小丫头嘴上这么说着,脸上却还挂着一丝笑,毕竟是褚家打小训练出的死士,怎么可能怕小小的蝎子?只不过对那玩意十分厌烦罢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捣鼓出来这玩意?”
  
      葛老头说:“先前从夫人那儿得了些好东西,一时间没用完,便用在了百虫消上头,原本小老儿也做过这玩意,只不过功效没那么好,现在加了点泉水,效用简直翻了数倍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忍不住瞪了瞪眼,她说自己怎么瞧不见那些蛇虫鼠蚁的,原来是因为身上带着一汪灵泉的缘故。
  
      百虫消里头加了灵泉,对虫蚁的克制效用就更强了,玉门关这边蝎子本就多,要是能把百虫消推出去,估摸着也能赚上一笔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百虫消好不好弄?”
  
      一听这话,葛老头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下,忙道:“好做啊!百虫消也用不上什么珍稀药材,全都是便宜货,唯一关键的就是夫人的秘方,只要稍微添上一点,这百虫消也就配制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秀丽小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,盼儿冲着栾玉道:“你先去找了人牙子,想办法把那对可怜的母子带回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栾玉诶了一声,转身直接离开了郡守府。
  
      盼儿从怀里掏出装了灵泉水的瓷瓶,冲着葛老头道:“这瓶灵泉水就送给葛先生了,要是您倒出空来,便做了这百虫消,送到我这儿,可好?”
  
      一看到灵泉水,葛老头一双眼珠子都不会动弹了,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呼吸都急促了几分,拍着胸脯道:“既然夫人想要百虫消,小老儿肯定会将药粉弄出来,届时只要夫人分三成利就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甭看葛老头精通医术,但他最痴迷的还是炼药,偏偏炼药是个辛苦活儿不说,所耗费的药材也是千金难求,葛老头到现在都没攒下多少银子,全都砸在炼药上了,好在他无儿无女孑然一身,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。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话说栾玉从郡守府里离开,便四处去找了人牙子。
  
      没座城池里都少不得这种人,她也没费多少功夫,便打听到了消息,去了一条卖死契奴才的长街,刚一接近,就有一个胖乎乎的妇人迎了上来,满脸堆笑,甭提多热情了。
  
      “姑娘,您上这儿是要买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栾玉也没废话,直接从荷包里掏出了一块碎银子,在牙婆眼前晃悠了一圈,笑嘻嘻道:
  
      “大娘,实不相瞒,我是有事相求。”
  
      牙婆咽了咽唾沫,没有人会跟银子过不去,她忙道:
  
      “有什么事儿直说就是,只要是小妇人能做到的,绝不会推辞!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栾玉脸上的笑意更浓,压低了声音,娓娓道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主子觉得一对母子可怜,想要买人家回去,牙婆你去跟那妇人的丈夫商量商量,将人买下来,写了休书,事成之后,直接送你十两银子,如何?”
  
      只不过是动动嘴皮子,竟然能有十两银子拿,这样不赔本的生意哪个不愿意做?
  
      牙婆猛劲儿的点头,一边夸栾玉心善,一边拉着人往外走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姑娘想买哪户人家的媳妇?”
  
      栾玉说:“就是今个儿游街的母子。”
  
      牙婆的胖脸上露出一丝愕然,忍不住皱了皱眉:“那妇人可不是什么好货,听说是被别的男人弄大了肚子的,还生下了个野种,非要把那种人买下来作甚?”
  
      栾玉皱眉,问:“你怎么知道她不守妇道,难道是亲眼所见?”
  
      牙婆道:“不是亲眼所见,但那孩子生的跟他爹一点也不像啊!”
  
      脸上的笑意稍微收敛了几分,栾玉有些不耐烦,直接问了一句:“这桩生意,你做是不做?”
  
      眼见着这脸嫩的小姑娘主意已定,自己再劝也没什么用处,牙婆应了一声,咬牙道:
  
      “做!”
  
      两人快步往城西的胡同走去,牙婆也是认识路的,很快就走到了一座宅子前,敲了敲门。
  
      “谁啊?”
  
      院子里传来一道沙哑苍老的声音,只见大门被人从里打开,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妪站在门里,吊梢眼瞪得溜圆,看着牙婆,哼哼道:
  
      “李婆子,你来我们家作甚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