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40章 兄妹

第140章 兄妹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盼儿眼见着自己连怡宁公主都没送走,现在又多了一个凌月娘,成亲的时候她倒是没看出来,褚良竟然也是个招蜂引蝶的男人,还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  
      “罢了,反正咬死了不松口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褚良点头附和着,暗忖明日就去抓了凌渊文来,即使表兄弟两个感情好,他也不打算吃下这么大的亏,凌家的事情,还是让凌家人自己解决的好。
  
      第二日一早,褚良去军营时,并没有直接去到营帐,反而往中军的方向走去,到了厨房外头,将正在揉面的凌渊文给拎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凌渊文看到自家表哥铁青的脸色,心里咯噔一声,暗道不妙,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得罪了他,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谄媚的笑,试探着问了一句:
  
      “表哥,这一大早的,你怎么动这么大的肝火?”
  
      褚良冷笑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凌渊文,赶紧把你那好妹妹接走,不论是接回京城,还是送到颍川老家,边城肯定是容不下她了,像这种未婚先育,还想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的妇人,我还是头一回见,要是她不姓凌,我非得活刮了她不可!”
  
      褚良说的每一个字凌渊文都能听懂,但合在一起他却不明白了,他妹妹那么乖巧柔弱的女子,怎么可能在定亲前跟男人私通,还被人弄大了肚子,不可能!
  
      凌渊文摇了摇头,满脸正色道:“表哥,是不是哪里弄错了,月娘不是这种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会有错,昨日她被蝎子咬了,是葛神医亲自诊的脉,已经怀孕两月有余了。”
  
      凌渊文身子一晃,面如金纸,耳边好似有雷声炸响,噗的一声便吐出了一口血来。
  
      褚良赶忙扶了他一把,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“你何必......”
  
      凌渊文猛地将褚良推开,直接往军营外跑,守着军营的小兵本想将人拦下,却见着将军摆了摆手,这才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郡守府。
  
      凌月娘昨日割了腕,流了不少血,看着吓人的紧,实际上不却只是皮肉伤而已,多喝些补血的汤药,要不了十天半个月就能好的差不多了。
  
      即便如此,凌月娘也做出了一副弱不胜衣的模样,小脸苍白极了,眼眶红肿,看着面前的凌氏,哀戚道:
  
      “姑母,您不必为了我逼迫表哥,只要表哥一家能好好的,月娘什么也不求。”
  
      凌氏忍不住抱怨:“娶了那么一个善妒的妇人,你表哥哪里能好?今年阿良有一命劫,他命中的贵人必须是有皇族血脉的女子,怡宁公主千里迢迢的赶到边城,这份心意阿良竟然生生的踩在脚下,就是为了林盼儿那个女人!”
  
      瞧见凌氏那张扭曲的脸,凌月娘也不由咋舌。
  
      她说怡宁公主为什么上赶着对付林盼儿,原来是想要嫁给表哥,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德行,不过是个望门寡而已,这种命数哪里像是个贵人?
  
      凌月娘试探着说:“姑姑,皇族的女子又不止怡宁公主一个,先前怡宁公主定过一门亲事,最后还没等到拜堂,男方便直接去了,虽然公主的命数定然不差,但命硬成这样,表哥娶了她的话,怕也得不了好......”
  
      一听这话,凌氏也觉得有些道理。
  
      她一开始只想着赶紧将阿良命定的贵人给找出来,却忘了那贵人不一定是怡宁公主。
  
      面上露出了丝思索之色,凌氏如今也是骑虎难下,堂堂公主奔赴边城,要是让人家满心愤怨的回了京城,他们定北侯府该如何自处?
  
      到了现在,凌氏可算明白了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。
  
      给凌月娘掖了掖被角,凌氏道:“月娘放心,姑姑知道做个妾室委屈你了,但有姑姑在,谁都不能辱了你,倒也比嫁去别人家来得好。”
  
      即使经历了这么多,凌月娘心里头对褚良的念想仍未断绝,此刻她苍白的脸上飞起红晕,那副小女儿娇态一下子就逗乐了凌氏。
  
      “姑姑是为了月娘着想,但也不能跟表哥闹僵了啊。”
  
      凌氏不以为然道:“我是阿良的生母,母子之间哪有隔夜仇?”
  
      话虽如此,但凌月娘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味,她眼神闪烁了一下,面上刻意流露出几分挣扎。
  
      “姑姑,月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  
      凌氏一愣,赶忙道:“跟姑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先前侄女儿见过小宝一回,只觉得那孩子长得跟表哥半点儿也不像,反而像、像极了嫂嫂庄子里的一个管事,大概是月娘看错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凌氏一直怀疑小宝的身份,此刻听到凌月娘的话,便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她顷刻之间失了理智,心里头已经认定了盼儿就是那种不守妇道的淫妇,在外头与人私通,反而将野种赖到了她儿子头上,就为了得着一个将军夫人的位置。
  
      “月娘,连你也这么觉得?”凌氏嘴唇轻轻颤抖,脸色灰败,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。
  
      瞧见凌氏的模样,凌月娘心里头暗自发笑。
  
      她这好姑姑这辈子都没吃过什么苦,当年凌氏还没出嫁,凌家的处境比先前强上许多,在京里也算是名门,否则要是门不当户不对的话,凌氏哪里能嫁到定北侯府?
  
      做姑娘时全家捧着,嫁了人之后,上无婆婆磋磨,夫君也不纳妾蓄婢,就算是早早的当了寡妇,儿子孝顺出息,凌氏的日子可谓是顺心极了,才会养成这副简单的性子,轻易就能被人哄了去。
  
      心里头这么想着,凌月娘还没得意多久,只听哐当一声,雕花木门突然被人从外狠狠踹了开。
  
      凌氏刚想斥骂,待看清了来人的脸后,也不由愣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渊文?”
  
      凌渊文没吭声,刚刚他一直站在门外,自然将姑姑跟月娘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自己打小儿捧在手心里、千娇百宠的妹妹,竟然会是这样恶毒的女人,明明表嫂没有什么对不住他们凌家的,月娘竟然敢在姑姑面前搬弄是非,难道她非要将表哥一家子给搅得鸡飞狗跳才能甘心吗?
  
      凌月娘瞪大眼,她从来没看到凌渊文露出过如此阴鸷的神情,哥哥在面对她时,一直都是玩世不恭的模样,就算小时候发了火,也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,根本不忍心跟她动怒。
  
      现在对上凌渊文失望至极的眼神,凌月娘没来由的觉得有些心慌,好像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凌月娘的身子颤了颤,直接冲到了凌渊文面前,死死扯着男人的袖口,眼里浮起一层水汽,哀声道:“哥哥,你怎么突然来了?”
  
      打量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人,凌渊文只觉得一阵陌生。
  
      伸手将她的手一把拨开,凌渊文扭头冲着凌氏道:“姑姑,月娘从小就爱慕表哥,以至于当着您的面做出了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情,还请姑姑不要当真,表嫂性情人品都挑不出毛病,肯定不会做出对不起侯府的事情。”
  
      凌月娘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亲哥哥不止不站在她这一边,还帮林盼儿那个村妇辩驳。
  
      死死咬着牙,凌月娘心里恨得不行,表面上只能强挤出一丝笑,解释道:“哥哥你误会了,月娘没有那个意思、”
  
      不等凌月娘把话说完,凌渊文一把攥住了女人的手腕,道:“月娘在郡守府待的时间不短了,侄儿先将她接回去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凌渊文看都不看凌氏半眼,连拖带拽的将凌月娘从屋里拉出去。
  
      凌月娘自然是不愿意离开的,毕竟她呆在郡守府里,说不准还得跟了褚良,即便只是做妾,日子却比当正房还要舒坦,要是回了凌渊文的住处,凭着凌家在京城里的形势,她下半辈子哪里还有什么指望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