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46章 心疼侄女儿

第146章 心疼侄女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葛稚川的医术当真十分出众,他在药房里足足憋了十几天,总算将治疗瘟疫的药粉给弄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得知此事后,不止褚良十分惊喜,就连翟恒也亲自到了郡守府中,来看葛神医弄出来的药粉。
  
      边城虽然离南边有些远,但还是有患了瘟疫的人逃到此处,守城的驻军将人给抓了,单独关在一座小院儿中,管吃管喝,却不许别人靠近,葛老头这日便拿着一些药粉直奔那座小院儿去了。
  
      手里头拿着钥匙,将木门打开,院中堆满了厚厚一层积雪,根本没人清理,毕竟在那些得了瘟疫的人眼里,他们这辈子已经没了活路,能活一天算一天,又何必再浪费力气?
  
      葛老头带着人进了里屋,倒在炕上的几名男女明明都听到了动静,偏偏他们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,一个个仿佛死肉一般倒在被褥上,一股秽物的臭味儿熏人的紧。
  
      屋里头的火炕没烧,葛老头不由皱了皱眉,吩咐随行的侍卫将病患的嘴给掰开,直接拿了药粉灌进去。
  
      灵泉水的确是天下罕有的好东西,对瘟疫也有极佳的效果,只可惜数量有限,根本不可能给南边的灾民全都用上,葛老头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配制出来这种只需一点灵泉水就能治疗瘟疫的药粉,今个儿过来就是为了试药的。
  
      嘴里头被生生塞了药粉,那男人也不恼,就跟没骨头似的瘫软在原处。依次给房中所有的病人都喂了药,葛老头冲着侍卫交代几句,让他将屋里的火炕烧上,将被褥全都给换上新的,这才离开。
  
      足足过了三日,原本高烧不退的那几名病患,此刻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,虽然还不能如同常人一般身体康健,但下地走动却不算困难,有了活下去的希望,这些病患心里头甭提有多高兴了,对葛神医极为感念,就差将他当成神仙日日供着了。
  
      确定药粉对疫情有用,翟恒丝毫未曾耽搁,直接写了奏折将此事禀告给了新皇。近段时日,新皇正因为南边的乱象急的满嘴燎泡,吃不好睡不好,现在得知葛老头弄出了药粉,喜得都合不拢嘴了,下了圣旨到边城,要将葛老头封为御医,赏金百两。
  
      最后还是葛神医连连推拒,新皇又不敢将人得罪死了,请他入京之事才作罢。
  
      因为奏折中提及配药必须用到边城当地的泉水,别处的泉水都不能使用,新皇特许葛老头在边城制药,弄好了再由锦衣卫快马加鞭的送到南边。
  
      葛老头制药的事情其实跟盼儿没多大关系,倒是褚良忙里忙外的,也不能日日都回到郡守府中。盼儿最近唯一要做的就是安心养胎,毕竟肚子里的孩子实在是不小了,一举一动都得带着小心,生怕出什么差错。
  
      下雪之后,凌氏的身子就好了不少,只是对盼儿依旧心存芥蒂,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  
      这天盼儿弄了些灵泉水出来,准备加进蜜茶里头,慢慢的喝着。
  
      只见栾玉从屋外走了进来,冲着盼儿开口道:“夫人,老夫人坐着马车出门了。”
  
      即使栾玉还没说凌氏的去处,盼儿自己也能猜得出来,毕竟边城拢共就这么大个地方,凌氏来到边城这几个月,除了凌月娘跟怡宁公主之外,跟别人都不算相熟,如今离开了郡守府,肯定就是往那两处去了。
  
      盼儿猜得不错,自打听说了了凌月娘小产的消息,凌氏对这个侄女简直愧疚极了,要不是因为林盼儿,月娘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,说到底,都是他们定北侯府做的孽,对不住月娘,正是由于这个缘故,凌氏对亲侄女简直是掏心掏肺,就连褚良这个亲生儿子都越过去了,从未享受过这般对待。
  
      车轮轧在雪上,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,凌渊文租赁的院子离着郡守府有些脚程,冒着风雪,足足走了小半个时辰,这才到了地方。
  
      守在门口的奴才不认识凌氏的身份,不过只瞧见那几个颇有气势的奴才,他们也不敢冲撞了几人,仔细询问一番,才知道这中年美妇竟然是少爷小姐的亲姑妈。
  
      其中一个小厮跑进了院子,冲着熬汤的婆子问了一嘴,这婆子以前就是在凌家伺候的,自然知道凌氏也在边城,也没说什么废话,直接让小厮将人请到小姐的房中。
  
      由着奴才引路,凌氏走进了小院儿中,眼见着这简陋的宅院,眉头越皱越紧,只觉得这里处处透着寒酸与落魄,即使凌家现在败落了,嫡出的小姐与少爷也十分尊贵,根本不该住在这种地方。
  
      走到门前,还没等进去呢,凌氏便听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,急忙迈过门槛,凌氏站在床边上,看着瘦可见骨的凌月娘,她眼眶发热,哽咽着道:“月娘,都是姑母不好,要不是姑母纵容了林盼儿那个毒妇,你也不至于让歹人奸.淫,以至于现在损了身子......”
  
      房中弥散着一股浓郁的药味,又腥又苦。
  
      这一回凌月娘还真不是装病,她的身子骨本来就不算好,这一年不止没有好好调养,肚子里的孩子甚至还稀里糊涂的没了,虽然她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,但主动用药将孩子打掉,跟因为心中愤怨失了孩子,还是有些不同的。足足养了一个多月,凌月娘还是那副病蔫蔫的样子,整个人都快瘦成纸片了,要不是院子里的婆子日日炖了些汤汤水水的给她调养身子,说不准还不如现在呢。
  
      “姑姑,月娘自己的命数不好,跟嫂嫂又有什么关系?前些日子月娘将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,被哥哥打了一耳光,狠狠警告一番,眼下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,让您心生误会。”说到此处,凌月娘藏在袖笼中的一双手死死握紧了,手背上都迸起青筋,着实有些吓人,只可惜凌氏瞧不见,还在为这个娇娇怯怯的侄女儿感到心疼。
  
      病了这么长时日,凌氏脑袋也昏昏沉沉的,倒是将滴血认亲之事忘在脑后了。小宝到底也是褚家的长孙,一旦血脉不纯,她怎么对得起褚家的列祖列宗,对得起已故的夫君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