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49章 赏梅宴

第149章 赏梅宴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眼见着李嬷嬷掀开帘子走了进来,盼儿也不由愣了一下,心里头十分疑惑,挺直腰杆,直接问了一句:
  
      “李嬷嬷今个儿怎么过来了?”
  
      即使对盼儿十分不喜,李嬷嬷在面上也不敢表现出什么,毕竟她只是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着的嬷嬷,说的难听些不过是个奴才罢了,一旦将将军的心头肉给开罪了,就算有老夫人护着,估摸着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,方才怡宁公主往咱们家送了请帖,老夫人已经收下了,琢磨着三日后与您一同过去......”
  
      栾玉此刻也进了屋,小丫头脸蛋紧绷,两手捏紧了拳头,明显是有些气着了。
  
      扫过她手里头捏着的请柬,盼儿心里头已经明白了,似真似假道:“瞧瞧我这肚子,都已经七个多月了,哪里能去什么赏梅宴?这不是给怡宁公主添麻烦吗?”
  
      李嬷嬷道:“夫人这话可就见外了,有老夫人陪您一同过去,总好过一人去串门子,怎么说怡宁公主也是为了将军来的边城,要是驳了人家的面子,未免有些不妥。”
  
      想到怡宁公主对褚良那点心思,盼儿更觉得膈应,不过这话她可不能在李嬷嬷面前说出口,否则这老虔婆指不定会怎么编排她。
  
      “罢了,去一趟也没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实在不想跟李嬷嬷废话,此刻她脑袋一抽一抽的疼,约莫是先前吹到凉风了。
  
      摆摆手将人打发出去,盼儿靠在软榻上,手里头捧着一个汤婆子,圆润小脸儿上不见一丝笑意。
  
      等到李嬷嬷从主卧中走了,栾玉撅着嘴,忿忿不平道:
  
      “老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她自己愿意跟怡宁公主套近乎,为何非得捎带上您?怡宁公主也是,明知您大着肚子,还要将人请过去赏梅花,边城里那几朵梅花稀稀拉拉的,花苞又小又没什么香味儿,也不知道有什么可赏的,真是矫情!”
  
      盼儿啐了一声:“你这丫鬟说话可得当心着些,人家到底是公主,将来说不准还得‘为国捐躯’,与匈奴的首领和亲,咱们可不能轻辱了她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栾玉呐呐闭上了嘴,一双眼儿里头还带着明显的不忿之色,好在没有多说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从京里头弄了些银子回来,盼儿直接将银钱交给栾玉,让她去城郊买下一座宅子,不要求多精致讲究,只要地方足够宽敞就行,用来安置那些孤苦伶仃的小孩倒是再好不过。
  
      合适的宅子并不很多,边城的地皮虽然比京里头稍微便宜些,但也要价不菲,盼儿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银钱,前头都用来买军饷了,到了此刻,好不容易又存了些,全都花费在慈幼局上头。
  
      也亏得荣安坊的生意好,即使现在大冷的天,每日辰时不到都有人在铺面门口排队,就是为了买上一些滋味儿极佳的腌菜,这么长时间倒也赚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冬日里新鲜菜蔬不多,大多数人不算精通厨艺,每日就是将菜叶子剁碎了放在锅里头熬煮着,加上些盐末子,除此之外也不会放其他的佐料,有的人家甚至连油水都不加,味道十分寡淡。
  
      而荣安坊的腌菜腌制时放了不少茱萸跟陈醋,酸辣可口,里头还有不少灵泉水,自然让人吃了一顿还想下顿,久久不能忘怀。
  
      转眼过了三天,正好到了赏梅宴的日子。
  
      天刚蒙蒙亮,就有小丫鬟跑到盼儿门口使劲儿的敲着,口中连道:“夫人,今个儿还得去拜访怡宁公主呢,您须得快点起身。”
  
      躺在床里侧的女人听到耳边扰人的动静,纤白小手将锦被一拉,死死蒙住头脸,不管不顾的继续睡着。身侧的男人倒是觉浅,听到怡宁公主四个字,浓黑剑眉不由一拧,脸色也变得严肃几分。
  
      外头天寒地冻,屋里头却暖和的很,褚良怕小媳妇闷坏了,大掌将锦被掀开一角,看到盼儿整个人缩成一团,睡的可香,红润润的小嘴儿上都带着几分湿意。
  
      粗糙指腹在她唇角蹭了蹭,感受到柔腻细致的触感,褚良呼吸不由一滞,满脸苦笑的摇着头。
  
      算算日子,小媳妇还得两个多月才能临盆,再加上坐月子的功夫,怎么说都得等上三个多月,他才能彻彻底底地将小媳妇吃进肚子里,痛快一番。
  
      敲门声一直没有停下来,褚良心里头升起了几分郁燥,披上外衫直接走到门外,鹰眸圆瞪如同铜铃一般,盯着凌氏身边的小丫鬟。
  
      小丫鬟是凌氏从京里头带回来的,自然清楚定北将军有多悍勇,手上沾了无数人的鲜血,杀人如同砍菜切瓜,像这种煞星,她哪里招惹的起?
  
      赶忙福了福身子道:“将军,老夫人让奴婢来叫一声......”
  
      褚良也不愿意为难个小丫鬟,淡淡道:“过半个时辰再来。”
  
  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李嬷嬷那张狰狞的脸,小丫鬟不由打了个哆嗦,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褚良也不管她,吱嘎一声,雕花木门被男人一把阖上,连丝缝隙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盯了一会儿门板,小丫鬟实在没胆子继续叫门,扭过头往凌氏院子里跑去。
  
      刚一回去,李嬷嬷便将小丫鬟堵住了,问道:“夫人可起来了?”
  
      缩了缩脖子,小丫鬟道:“还没,将军不让奴婢叫门,说要再等半个时辰。”
  
      一听这话,李嬷嬷心口疼的厉害,她实在是想不明白,林盼儿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出挑的地方,竟然能把将军迷成这副德行,连自己的亲娘都顾不上了。
  
      为了林盼儿,这些年将军不知道顶撞了老夫人多少回,一次又一次,连她这个做奴才的都看不下去了,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。
  
      暗暗叨咕了几句,李嬷嬷端着装满热水的铜盆,直接进了主卧,伺候着凌氏洗漱。
  
      自打染上了风寒之后,凌氏的身子虽然调养好了,但精神却有些不济,但凡屋外的动静稍稍大了些,她就会被惊醒。
  
      指尖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,凌氏说:“林盼儿起身了吗?”
  
      李嬷嬷不敢隐瞒,老实地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凌氏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,但心里头还是忍不住憋气,抓起床上的软枕,一把扔在地上,她忍不住骂道:“还真是个不懂规矩的,以为自己肚子里揣了块肉就了不起了?不止霸占着阿良不让他纳妾,现在竟然跟我这个当婆婆的顶着干,连最基本的晨昏定省都不知道,村妇就是村妇!”
  
      赶忙端了漱口的茶汤上去,李嬷嬷腆着脸道:
  
      “老夫人别气,夫人如今这么嚣张,是因为有将军宠着,但男人嘛,甭管面上有多老实,内里都生了一副花花肠子,即使瞧上了夫人那副皮相,过不了几年也就淡了,老奴还真不信,这二十几岁的妇人能比得上十五六的小姑娘......”
  
      这话虽然不中听,倒也说到了点子上,凌氏心中的郁气稍微散了几分,漱了漱口,这才踩着小靴下了地。
  
  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盼儿迷迷糊糊地醒过来,睁眼一看,褚良正靠在床头,一双鹰眸紧紧盯着她,瞧那模样,应该是看了有一会了。
  
      “看我做什么?”小媳妇打了个呵欠。
  
      两人成亲的年头儿也不短了,就算盼儿一开始害羞的紧,到了此刻,对彼此的身体已经十分熟悉,不由白了他一眼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娘身边的丫鬟过来敲门,被我赶回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褚良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嘴,伸手捏了下小媳妇柔软的脸颊,只觉得自己养了个闺女,娇气的不得了。
  
      在外头的栾玉听到动静,赶忙过来伺候了,盼儿洗了洗脸,一边抹着脂膏,一边扭头道:“告诉你往脸上擦点东西,可千万别忘了。”
  
      褚良板着脸:“我一个大男人,擦那些玩意有什么用处?娘们唧唧的。”
  
      回头瞪了褚良一眼,盼儿气哼哼道:“就你就爷们儿,行了吧?”
  
      女子梳妆打扮所用的脂粉,其中大多都掺了铅粉,索性盼儿浑身皮肉让灵泉水养的匀白细致,几乎连一个毛孔都瞧不见,倒也不必费那么大的力气梳妆,只是将满头黑发挽起发髻,嘴上涂了些口脂,就跟娇艳的牡丹花似的,颜色逼人。
  
      估摸着赏梅宴没有什么东西可吃,盼儿早上喝了一碗胭脂米粥,粥里头除了玉田胭脂米外,还加了红豆、薏米、黑豆等物,从昨天晚上就一直放在炉灶上熬煮着,米汤上拧着一层油皮儿,喝进胃袋里,只觉得浑身都升起一股暖意。
  
      男人从后走到小媳妇身边,大掌按在女人肩头,不轻不重地揉捏着。
  
      “待会去了怡宁公主哪里,千万不能让栾玉离身,可记住了?”
  
      怡宁公主打小儿在禁宫里长大,先皇膝下的皇子公主为数不少,当年新帝还没登位时,这位公主可算不得显眼,在宫里头不知学了多少腌臜手段,只要一想到那妇人将那些心思使在小媳妇身上,褚良胸臆中便掀起滔天怒火,恨不得将怡宁公主拨皮拆骨,才能痛快几分。
  
  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  
      小嘴儿嘀咕一句,盼儿吃的差不多了,便拿了帕子在嘴角按了按。
  
      正巧凌氏身边的李嬷嬷过来,眼见着小夫妻两个坐在一桌用饭,心里暗恨不已,脸上却挤出一丝笑,给褚良请了安后,这才冲着盼儿道:“夫人,马车在外头候着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唔了一声,盼儿起身往外走,栾玉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,眼神警醒的很,生怕弄出半点儿岔子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