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54章 准备回京

第154章 准备回京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阿古泰已经习惯了日日去到荣安坊中见金玲,哪知道今日过去时,男人一双利眼在铺面中环视一周,根本没有发现那个秀美的小女人,随便找了个小厮问了一嘴,阿古泰才知道金玲并未出现在铺子里,也不知道究竟去了何处。
  
      浓黑的剑眉紧皱,阿古泰倒是并不担心金玲会凭空消失,毕竟那女人一直住在郡守府里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早晚会是他的人,即使躲得了一时,她又不能躲一辈子。
  
      就算认清了这个事实,男人的心情依旧不算好,面上神情平静,但那双黑不见底的鹰眸中却隐藏着熊熊怒火,一旁的小厮扫了一眼,吓得两腿发软,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。
  
      看着那个高大的匈奴人从荣安坊中离开,铺子里的小厮们不由松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回到了云来楼,阿古泰刚想派人去将金玲带到酒楼,就收到了一封信。
  
      将信封撕开,看到信纸上的内容,这位高大健壮的匈奴首领,满脸都是讥诮的笑意。
  
      一个蓝眼汉子站在男人身边,瓮声瓮气地问:“大人,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带着粗茧的长指在桌面上轻叩几下,阿古泰道:
  
      “这大业的怡宁公主还真是厚颜无耻,一个在婚前就敢对男人下淫.药的狠毒女子,竟然还想做我的汗妃,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怡宁公主?就是那个与侍卫通.奸,还将自己的男人剁碎喂狗的恶毒妇人?”
  
      阿古泰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面容粗犷的匈奴汉子脸上露出一丝怒意,蒲扇般的大掌狠狠在桌面上拍了一下,发出一声巨响。虽然他们首领并不想跟大业的公主和亲,但这样一个女人,做出了此等恶事之后,还准备嫁给首领,这不明显在欺负他部族落吗?
  
      “要不将此事告知翟恒与褚良?”
  
      阿古泰道:“不过是个女人罢了,即便她是大业皇帝的亲妹妹,也跟一枚精致漂亮的棋子没有多大差别,咱们部落的汗妃只有一个,就是金玲姑娘,她今日没有去到荣安坊中,待会我会去郡守府中拜访,顺便把书信交给褚良。”
  
      怡宁公主给褚良下药之时,自以为能够做的神不知鬼不觉,实际上有不少人都得到了消息,住在云来楼的阿古泰也是其一。
  
      如今这位公主的小算盘彻底毁了,知道褚良无论如何都不会要她,便想将赌注压在匈奴首领身上,换取将来的荣华富贵,哪想到阿古泰就是个油盐不进的,除了金玲之外,他哪个女人都不在乎,即使怡宁是公主又如何?只凭着那妇人的所作所为,已经足够他心中倒胃口的了。
  
      男人披着一件大氅,冒着雪直接去了郡守府。
  
      守门的侍卫一看来人是个匈奴,立刻就想起了上头的吩咐。
  
      先前管家曾经交待过,边城里这几个外族人,身份都十分尊贵,万万不能将人给开罪了。
  
      侍卫恭恭敬敬地将人带了进去,阿古泰直奔褚良所住的小院儿,刚一走到回廊,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个熟人。
  
      金玲无论如何都不曾想,自己会在郡守府中看到阿古泰这个混帐东西,此刻她怀里头还抱着重儿,这个孩子的模样跟阿古泰好似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十分相似,要是被这人瞧见了,她儿子的身份哪里还能瞒得住?
  
      越想就越是心慌,金玲脸色惨白的往前跑,偏偏她一个身体柔弱的女人,哪里能跑得过身形健硕的匈奴?没两下就被男人一把从身后拽住了胳膊。
  
      阿古泰脸上勾起一丝冷酷的笑,但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,他两手死死按住女人的双肩,冷笑一声:“跑啊?你怎么不跑了?”
  
      身上的两只大掌,如同精铁打造的铁钳一般,力道用的极大,好似要将女人的肩膀给捏的粉碎,金玲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,眼圈儿也微微泛红。
  
      见到女人这副要哭不哭的模样,阿古泰不由有些心软。
  
      说起来,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,金玲的皮囊虽说不错,但比她漂亮娇美的汉人女子不知有多少,看重他的身份就投怀送抱的更是不计其数,偏偏他因为强占了这妇人的身子,便有些放不下了,还真是个讨债的。
  
      心里喟叹一声,男人的大掌在金陵身上游弋,最后死死钳住她的腕子,微微眯着鹰眸,似笑非笑道:“你今日怎么没去荣安坊?”
  
      雪白贝齿轻咬红唇,金玲低着头,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她怀里抱着的张重本来睡着了,哪想到刚刚这么一追一赶的功夫,因为动作过大,竟然将这孩子给惊醒了。
  
      还不满一岁的小娃根本不懂事,也无法辨认出眼前的男人究竟有多危险,他扯着嗓子就开始嚎哭,哭声震天,让阿古泰不由拧了拧眉,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虞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谁的崽子?”
  
      金玲双眼通红,生怕他会伤害自己的孩子,小声道:“重儿是我儿子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阿古泰心里更憋屈了,他知道金玲曾经嫁过人,不过这个女人是他未来的汗妃,怎么能带着跟别人生的野种?
  
      胸臆里燃起了熊熊怒火,阿古泰死死咬牙,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:“把孩子交给褚良夫妇,你跟我回边城。”
  
      当初被张家人虐待时,金玲之所以没寻死,咬着牙活下来,其中大半的原因就是因为怀里的孩子,若是阿古泰非要逼她跟孩子分开,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  
      明明眼前的孩子就是阿古泰的种,偏偏金玲记恨着这人奸.淫她的事情,根本不愿让阿古泰跟重儿相认,如此一来,堂堂匈奴首领又怎能不窝火?
  
      拽着女人纤细的腕子,阿古泰大阔步往前走,直接调了一间空下来的厢房,一脚将房门踹开,拉着金玲进到房中。
  
      此刻屋里头只剩下他们三人,张重还是个不满周岁的孩子,眼见着阿古泰俊朗的面容扭曲的厉害,金玲瑟瑟发抖,想要往外逃,却根本无法挣脱男人的钳制。
  
      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滑落,金玲忍不住哭道:“首领,我们汉人有一句话——天涯何处无芳草,您为什么非认准了我?我只是个奴婢,万万不敢玷污了您。”
  
      嘴上这么说着,金玲眼中的抗拒之色却是根本藏不住的,阿古泰讥讽一笑:“什么玷污不玷污的,我就想要你,抱着你睡舒坦!”
  
      关外的游牧民族与生活在大业朝的汉人并不相同,根本没有儒家礼教的约束,什么不堪入耳的话都能说的出来。
  
      金玲挣扎着,但这种幅度的抵抗在阿古泰眼里,与搔痒也没有任何差别,他低着头,薄唇贴着女人的耳廓,阵阵热气喷洒在上头,让金玲的耳垂变得通红,也不知道究竟是羞的还是气的。
  
      “小东西,你想要养这个野种,那就养着,我也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男人,不过为了你儿子着想,你必须给我生三个、不、五个儿子,我才会放过这小崽子!”
  
      金玲气的浑身发颤,低着头掉眼泪,阿古泰将女人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收入眼底,虽然有些心疼,却并没有改口。
  
      他心里十分清楚,要不是为了大业与部落的和谈,眼前这个女人时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到关外的,别看汉女柔的像水,但一颗心却最是刚硬不过,若是不将她真正驯服了,下半辈子指不定会怎么折腾呢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,阿古泰并不打算碰金玲,毕竟此女早晚都是他的人,若是在和亲之前将人惹怒了,事情恐怕还会生出波折。
  
      低头在女人失了血色的唇瓣上落下一吻,阿古泰粗噶道:“这是利息,今日我就去跟褚良商量婚期,你我大婚之日,就是开放互市之时。”
  
      实际上,阿古泰才是最想要开放互市的人,毕竟冬日里草原上的部落日子难过的很,最近还连着下了好几场鹅毛大雪,天气酷寒,不知道冻死了多少牛羊,要是不快些将边城大开,部落中指不定要死多少人。
  
      一把将房门推开,阿古泰道:“带我去见褚良。”
  
      金玲在郡守府呆了也有几个月,自然清楚褚良的书房到底在何处。
  
      她怀里抱着孩子,一边在前引路,一边轻轻诱哄着。
  
      张重这娃儿刚一出声就吃了不少苦,也是个心疼人儿的,没一会就老实了,乖乖地呆在金玲怀里,上下蹭了蹭,睡的很熟。
  
      阿古泰直接去了褚良所在的书房前,守门的侍卫见到了这位首领,忙不迭的通报一声。
  
      书房的雕花木门被打开,阿古泰轻笑一声,冲着金玲摆了摆手,道:“你先回去,等我带你回草原。”
  
      金玲瞪大双眼,死死咬着牙,什么都没说。
  
      等到男人进屋之后,她抱着儿子,飞快地回了自己所住的小屋。
  
      此刻褚良正坐在案几后头,一见到阿古泰,便问道: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