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58章 误会解除

第158章 误会解除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凌月娘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,此刻被褚良狠狠地推着地上,好巧不巧地,脑门子正好磕在了桌角上,白净的皮肉上登时破了个大口子,殷红的血水呼呼地往下涌,沾的凌月娘满头满脸都是。
  
      来之前,凌月娘脸上涂了一层薄薄的脂粉,此刻跟血水融合在一起,她只觉得额头上的伤口疼的厉害,让她眼眶发酸,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。
  
      羞恼地看着褚良,凌月娘恨得咬牙切齿,即使摔得浑身发疼,她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,几步冲到男人面前,还没等贴上去,小腹上又挨了一脚。在大业朝,褚良算是武将中最悍勇的一批了,能以一当十,现在这么一脚踹在凌月娘肚皮上,让她疼的直冒冷汗,五脏六腑好像都搅合在一起了。
  
      因为喝了太多酒,褚良醉的厉害,实在是坚持不住了,脑袋狠狠磕在桌面上,没有动静了。
  
      令人昏厥的剧痛持续了整整一刻钟功夫,在这段期间,凌月娘死死咬着嘴,殷红的血丝如同灵蛇般,蜿蜒往下淌。
  
      费了好大的力气,凌月娘再次从地上站起来,两股战战,浑身都打着哆嗦,不敢轻易靠近。
  
      等了许久,在确定褚良不会突然暴起之后,她这才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男人身边,伸手扶着褚良的胳膊,将人带到了书房的软榻上。
  
      先前跟教书先生私奔,凌月娘早就通了人事儿,即使此刻难受极了,只要一想到她会跟表哥成为真正的夫妻,她心里就激动的很,慢慢将两人的衣裳都给褪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指尖往前伸,还没等凌月娘真正碰到褚良时,书房的木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。
  
      躺在软榻上的女人失声尖叫,赶忙扯了衣裳挡住自己匀白的身子,一双水眸中满是慌乱,心中却愤恨极了。
  
      今个儿明明是凌氏让她过来的,就是为了跟褚良生米煮成熟饭,本来都算计的好好的,为什么会有不长眼的突然闯进来,坏她的好事?
  
      两手死死捏拳,等到凌月娘看清了来人的模样,心中的怒火便如同冬雪遇上滚油般,霎时间消失无踪。
  
      “侯、侯爷?”
  
      凌月娘整个人都懵了,平日里如同黄莺出谷一般娇脆的声音,此刻又尖又利,十分刺耳。
  
      书房中酒气翻涌,混合着女人身上的脂粉香气,一片污糟。
  
      石进浓黑的剑眉紧皱,待看清了倒在软榻上的一对男女后,男人的神情霎时间变得无比狰狞。
  
      这姓褚的小子还真是胆大包天,成了他的女婿,竟然还敢做出这等厚颜无耻的事情,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,就能不把忠勇侯府放在眼里了?
  
      石进根本没将凌月娘这微不足道的妇人放在眼中,事实上,他也不清楚凌月娘的身份,只觉得这女子着实不知廉耻,青天白日的跟他女婿在书房中做出这种腌臜事儿,即大胆又无耻,真是令人作呕。
  
      眼见着身形高大健壮的男人一步步逼近,凌月娘浑身颤抖的如同筛糠一般,冷汗狂流不止。
  
      好在她在石进眼中比起蝼蚁还不如,男人一把提着褚良的领子,手臂一甩,直接将褚良狠狠砸在地上,发出砰的一声巨响。
  
      守在书房外头的侍卫听到动静,赶忙冲了进来,看到忠勇侯蹲在地上,两手握拳,一下一下地捶在将军脸上。
  
      男人虽然喝醉了,却不是死猪,受到这样的虐打,登时迷迷蒙蒙地睁开眼,等到看清了石进的模样,褚良双眼赤红,含糊不清道:“侯爷,带我去见盼儿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石进冷笑一声,狠狠往褚良肚腹处捣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见盼儿?你都敢趁着我闺女不在的时候做出这档子事儿,竟然还想见她,姓褚的,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的脸皮有这么厚呢?”
  
      浑身疼的厉害,褚良的醉意也消减了几分,他捂着酸疼的面颊,使劲儿晃了晃脑袋,等到看清了衣衫不整的凌月娘后,霎时间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  
      眼见着褚良满脸厌恶,恨不得马上跟自己撇清关系,凌月娘又羞又气,面上却表现的十分可怜,眼圈通红,不断抹泪。
  
      “表哥,刚刚你明明要了月娘,怎么当着忠勇侯的面就不认账了?”
  
      褚良死死咬牙,就跟失了神智的野兽一般,盯着女人道:“凌月娘,念在你我是表兄妹的份上,你现在说实话,我不会对你下重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月娘没有撒谎,就算表哥喝醉了,也不能随意污蔑于我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凌月娘好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小脸儿惨白,再配上额角处的那个血窟窿,怎么看都像是被褚良给强迫了,才会落得这种窘迫的境地。
  
      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,褚良阴瘆瘆地看了凌月娘一眼,下颚紧绷,面上不带一丝笑意,冲着石进道:“岳父,我想去见盼儿一面。”
  
      石进嗤了一声:“你还有脸见盼儿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做出对不起盼儿的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没有做,但你娘做了啊!她往忠勇侯府送了一封休书,将盼儿生生气的昏迷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鹰眸中几欲喷出火光,褚良怎么也没想到凌氏竟然会糊涂到这种地步,盼儿是他的妻子,马上就要临盆了,女人生产有多危险凌氏不是不知道,为什么会在此刻将休书送过去?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,褚良心里对凌氏的怨恨极为浓郁,几欲到达顶峰。
  
      他跟石进一同离开了定北侯府,往忠勇侯府的方向赶去。
  
      凌月娘眼睁睁的看着褚良的背影,气的好悬没厥过去,等她穿好衣裳,一瘸一拐地去了凌氏所住的小院儿,让丫鬟请了大夫过来。
  
      大夫在京里头也有些名气,给凌月娘把完脉之后,脸色的神情就凝重许多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先前小产过,当时本就伤了身子,今日腹部又遭到重创,要是不好好将养着,日后在子嗣这一方面,恐怕就有些艰难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不止凌月娘的脸色难看,就连凌氏也紧紧皱起了眉头。
  
      不过想一想林盼儿已经替阿良传宗接代,褚家也算有后了,月娘到底能不能生,也没有那么重要。
  
      将大夫送走后,凌氏轻声问:“月娘,刚刚你跟阿良可有......”
  
      凌月娘眼神微微闪烁,苍白小脸儿上浮起飞红,颤颤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就好,阿良肯定得对你负责,届时即是姑侄又是婆媳,也算是亲上加亲了。”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褚良跟着石进,去了忠勇侯府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,石进都没有搭理他,甚至连个好脸色都没有,不过褚良也不在意,此时此刻他恨不得飞到盼儿面前,好好将小媳妇给哄回来,否则盼儿要是因为那封休书伤透了心,损了身子,他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褚良满面愧疚,石进拧眉问:“褚良,你刚刚、”
  
      褚良斩钉截铁:“我没有做过对不起盼儿的事情,岳父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石进跟褚良认识的你年头并不算短,也知道他不是个谎话连篇之人,当即就信了五分,不过想想书房中那个女人,看着还真是让人倒胃口,无论如何盼儿也是他的继女,怎能让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轻易欺辱了去?
  
      正当石进想着该如何教训凌月娘时,马车已经到了忠勇侯府前头。
  
      男人飞快地跳下马车,熟门熟路地冲到了盼儿所在的小院儿中。
  
      其实盼儿的身子并没有那么弱气,此刻她正跟小宝在屋里用饭,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时,她心有所感,立刻抬了抬眼。
  
      果不其然,褚良就站在门外。
  
      小夫妻只分开了一日功夫,但在褚良眼中,却好像整整一年那么漫长,男人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缓缓走到房中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