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60章 毓秀

第160章 毓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好歹盼儿也不是第一回生孩子了,虽然被那股钻心的疼痛折磨的快要昏死过去,但她先前喝了灵泉水,稳婆又在她口中放了参片含着,力气自然就恢复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突然,盼儿觉得下腹处传来的疼痛整整翻了一倍,她死死咬着牙,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突然挤出来一般,稳婆掀开锦被扫了一眼,见着孩子从产道中生出来,喜得合不拢嘴,用剪刀将脐带咔嚓一声剪断,在小孩屁股上狠狠拍了两下,响亮的啼哭声顿时就在屋中响起。
  
      听到孩子的哭声后,盼儿强忍住身体的疲乏,抻头看了一眼,发现孩子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,紧紧皱成一团,眼睛没有睁开,但嘴巴却长的老大,不住地哭嚎着。
  
      “恭喜夫人,是位小姐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小女人苍白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,她已经有了小宝,现在还有了女儿,正好凑齐了一个好字,可比生个只会闹腾人的小子强得多。
  
      眼见着将军夫人满脸的疲乏之色,稳婆上前伺候了一阵,栾玉端了温水,将帕子浸在水中,绞干后擦了擦盼儿身上的血迹与汗水。
  
      褚良在院子里不知走了多少圈,如今正赶上开春,冰雪消融的季节,原本纤尘不染的白雪,此刻都变成了泥汤,溅在了男人的皂靴以及袍脚处。
  
      屋里传来婴孩的哭声,褚良再也按捺不住了,一脚将房门踹开,掀开门口的棉布帘子,心急如焚地往里去。
  
      稳婆听到脚步声,抱着孩子一回头,赶忙冲着将军行礼。
  
      “将军,夫人给您生了个小千金。”
  
      这几个月,看到小媳妇肚腹里孩子如此折腾,褚良一开始心里头对这个孩子是有些不喜的,但此时此刻听到是个女孩儿,他略微愣了一下,脑海中浮现出盼儿那张娇美柔嫩的脸,他们的女儿一定会跟盼儿十分相像,巴掌大的小脸儿,洁白如玉的皮肤,水灵灵的杏核眼,模样甭提有多好看了,肯定是个美人胚子......
  
      强压住心里的激动,褚良也没有抱孩子,昂首阔步的走到了床边,看着盼儿紧紧闭着眼,他心房陡然颤了一下,还是旁边的栾玉看将军面色不好,才小声解释道:“夫人累了好几个时辰了,这才睡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男人没吭声,粗粝的手指拨弄着小媳妇汗湿的鬓发,看了好一会儿,才走到稳婆面前,瞧了瞧女儿。
  
      看清了孩子的小脸儿后,他不由瞪大了眼。
  
      他白净娇软的女儿怎么会长成这副模样?眼睛小就不说了,一张脸红的好比关公,根本看不出一点盼儿的影子,要不是孩子刚刚从媳妇肚子里生出来,褚良还真觉得稳婆是抱错了。
  
      大掌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他的五官虽然不如盼儿那般纤细秀巧,但晒黑之前好歹也能看得过去,父母的相貌都不差,孩子长成了这副模样,日后可怎么办?
  
      褚良正替闺女操着心呢,就看到小丫头瘪了瘪嘴,明显是又要哭了。
  
      他心头一紧,想要把孩子接过来,稳婆却往后退了两步,歉声道:“将军,您很少抱孩子,可得稍微练上一段时日再碰小姐,小孩子的腰软的跟豆腐似的,抱孩子也有讲究......”
  
      小宝出生时,褚良并不在京城,他哪里能想到抱自家闺女竟然也这么多的规矩,站在一边干瞪眼。
  
      稳婆瞧见褚良黑如锅底的脸色,心里咯噔一声,想想之前定北侯府传出来将军要休妻的传言,赶忙说了一句:“将军,小姐长得跟您一模一样,您瞧瞧那张脸,肤色跟您多像啊!”
  
      褚良暗自憋气。
  
      在盼儿临盆之前,侯府便已经找好了奶娘,褚良摆摆手,让稳婆将孩子抱了下去,又将房里的丫鬟屏退,从栾玉手里接过巾子,主动揽过了替小媳妇擦身的活计。
  
      说起来,自打他身子骨出了毛病后,就再也没跟小媳妇亲近过了,要是没被合欢香弄出这个病,他就算看得着吃不着,也能稍微解解馋,总好过现在这样,素的跟和尚似的。
  
      伸手将锦被掀开一条细缝,待嗅到被褥中浓郁的血腥味儿时,褚良脑海中那些污糟糟的念头立刻消失的一干二净,眉头紧皱,摒除一切杂念,给小媳妇擦身。
  
      等到一切都收拾好了后,沾着血的那套床褥也让下人收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男人搬了一张八仙椅,直接坐在床边上,反手握住女人纤细的腕子,没敢用劲儿,只是虚虚扣住。
  
      盼儿这一觉睡的时间着实不短,等她睁眼时,浑身的酸疼让她忍不住嘤咛一声,小脸儿上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。
  
      褚良一直呆在床边,看到小媳妇醒了,赶忙端了碗温水过来,让她润润喉,压一压口中那股铁锈味儿。
  
      看到男人下颚处冒出了一层淡青色的胡茬儿,盼儿忍不住笑了一声,哪想到不动还好,一动牵扯到了身上的筋肉,更是疼的厉害。褚良浑身紧绷,如同遇到危险的野狼般,差不点直接从屋里窜出去,把葛稚川揪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别走。”
  
      小手扯住了褚良的袖口,盼儿的声音很低,要不是男人耳力极佳,恐怕都听不到这一句话。
  
      褚良立刻老老实实地坐在八仙椅上。
  
      轻咳一声,褚良问:“要不要吃点东西?”
  
      虽然生子的确耗费极大的体力,但盼儿身上疼的难受,根本吃不下东西,她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以后咱们别要孩子了,我先前去问过葛老头,喝避子汤对女子有害,但还有别的法子能避免怀上身孕,比如用鱼泡做......”
  
      水润润的杏眼瞪得滚圆,盼儿实在是没想到,褚良竟然能将这种话说出口,还鱼泡?面上有些发热,她柔顺的点头:“不生就不生了,反正咱们都有了小宝和女儿、咦,女儿还没取名呢,你说叫什么好?”
  
      “就叫毓秀,先前我找了不少的名字,觉得这个最好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自己也没念过多少书,肚子里没有半点儿墨水,自然不愿意揽过起名的差事,她慢慢琢磨了一会儿,觉得毓秀这名字越念越好听。
  
      “你见到毓秀了?”
  
      褚良犹豫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男人满脸的欲言又止,那副模样让盼儿提心吊胆的,生怕自家姑娘出了什么事儿,她赶紧问了一句:“毓秀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褚良生怕小媳妇着急上火,安抚地拍了拍女人的小手:“毓秀身子骨健壮的很,已经抱下去让奶娘去喂了,她哪里都好,就是长得忒黑了些,那张脸红通通的,根本没有你好看......”
  
      听到褚良这一番话,盼儿简直是哭笑不得,忍不住解释道:“刚出世的小娃儿都是这样,皮肉越红的,将来张开了皮子越白,咱们毓秀哪能跟你一样,活脱脱地一个黑炭头。”
  
      女子生产之后,体内会一直往外排出恶露,大概要一个多月,恶露才能排尽。
  
      是以大业朝的妇人在坐月子时,都要跟丈夫分房而居,要是那种“贤惠”点的,还会主动找几个老实本分的丫鬟,开了脸送进房中伺候着。
  
      盼儿可不是那种贤德之人,她爱褚良,就恨不得能一个人独占了男人,完全不能容忍外人插足。
  
      小女人脑袋里的想法要是被别人知道了,肯定会被骂作善妒,但日子都是自己过,就算她传出善妒的恶名又如何?只要日子过的舒坦安稳,心里头痛快也就是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善妒是善妒,分房而居是分房而居,上回坐月子时,有林氏在一边看着,盼儿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洗头,满头黑发油腻腻的,好在酸臭味儿并不算重,要是这副模样让褚良看见了,她哪里还有脸见人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