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64章 香包

第164章 香包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按说以往赵婆子呆在荣安坊中,也没有人敢来闹事儿,偏偏这几日赵婆子得了风寒,每日咳得厉害极了,根本不能到铺子中做活儿,这才让人逮着空子,在荣安坊门口闹上了。
  
      盼儿身上穿着妃色的裙衫,五官娇柔艳丽,皮肉莹润如同白雪,身边还跟着不少侍卫,明显就不是什么身份普通的人。
  
      满地打滚的男人并没有认出盼儿是荣安坊的老板,不过他看到眼前这个难得的大美人,赶忙爬到了前头,满是污泥的手掌一把抓住了盼儿的脚,口中嚎叫着:“求求夫人帮帮小的,向这家黑店讨个公道吧!”
  
      男人握着盼儿的脚踝不算,甚至还变本加厉地想要往小腿肚上摸去,栾玉也不是吃素的,一脚直接踹在了此人胸口上,啐了一声:“你个厚颜无耻的,我家夫人岂是你能碰的?”
  
      被踹了个窝心脚,干瘦的男人霎时间瘫倒在地上,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,刺得人耳朵生疼。
  
      低头扫了一眼绣鞋上的污泥,盼儿忍不住拧紧眉头,冲着葛稚川低低地说了一句:“葛先生,劳烦您给他把把脉,看看这人是真病,还是装病。”
  
      葛稚川点了点头,掀开长袍蹲在地上,一把扣住了男人的脉门,那人还想挣扎,却被两个侍卫给按住了,整个人如同一滩死肉似的,动也不能动。
  
      把完脉后,葛稚川拍了拍手上的泥灰,直截了当道:“此人根本没有半点儿毛病。”
  
      男人怒道:“你这糟老头可别胡说八道,我就是喝了荣安坊里的药酒才闹肚子的。
  
      走到男人面前,盼儿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
      看到美人走近,男人眼里流露出一丝淫.秽之色,道:“老子叫许三。”
  
      “许三是吧?你说你喝了荣安坊中的药酒,才会腹痛如绞,那你究竟是喝了哪一种?毕竟铺子里足足有十几种不同的酒水,总不能每样都有问题吧?”
  
      虽说以貌取人并不太妥当,不过盼儿看着许三的模样气度,觉得他实在不像是能喝得起药酒的人,毕竟雪莲酒人参酒之类的药酒,小小一杯便能卖到一两银子,普通百姓只能趁着进店买腌菜时闻闻酒香,要说真让他们花银子买一杯酒水,大多数人都是舍不得的。
  
      许三梗着脖子,眼神闪躲了一下,大喊一声:“雪莲酒!”
  
      雪莲酒一开始是在边城的云来楼中卖的,盼儿酿了不少,剩下的酒水随车队一并送回了京城,由于京中品相上乘的雪莲并不多,早在月前,所有的雪莲酒就卖的一干二净,这许三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,随便说了一样有名气的药酒,就想来到荣安坊门前闹事,真是胆大包天。
  
      一双水光潋滟的杏眸中满是讥诮之色,盼儿轻笑道:“你确定是雪莲酒?”
  
      许三心里头有些没底,不过想想雪莲酒在外的名声,肯定是荣安坊中卖的最好的药酒,说这种准没错,他心一横,死死咬牙道:“就是雪莲酒!”
  
      “许三,你来我荣安坊闹事之前,难道没有打听打听,最后一瓶雪莲酒早在月前就已经全部卖完了,你是从哪得着的雪莲酒,跟我说说可好?”
  
      小女人脸上露出甜蜜的笑意,但这丝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,只见盼儿杏眸中寒光闪烁,那股煞气让许三忍不住哆嗦了一下,他早先听说,荣安坊幕后的老板是定北将军的夫人,难道眼前这个娇俏的美人儿,就是那位将军夫人?
  
      心里头连连叫苦,许三两手撑地,赶忙爬了起来,动作甭提有多利索了。
  
      眼见着这人要跑,盼儿冲着身边的侍卫吩咐一声,这些年轻汉子筋骨强壮,可比瘦的没有二两肉的许三强出了不知多少倍,此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按倒在地上,面颊紧紧贴着青石板,被上头的泥土沙砾刮蹭的通红。
  
      走到许三面前,盼儿蹲下身子,眼里露出明显的讥讽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若你真的腹痛如绞,动作哪里还能这么灵活?既然有胆子上赶着来荣安坊门口闹事,就千万别怪本夫人翻脸。”说这话时,盼儿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,配上艳丽的五官,整个人甭提有多打眼儿了。
  
      “来人,把许三送到官府!”
  
      两名侍卫直接把许三押送走了,盼儿见着事情解决,刚要回到马车上,却听到一道清朗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留步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顿住脚步,转过头,杏眼中满是疑惑的看着开口说话的男人。
  
      这男子模样着实年轻,也就二十出头,身上穿着湖青色的长袍,五官深邃,不过模样倒是挺俊的,盼儿仔细想了想,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号人物。
  
      男人走上前,冲着盼儿拱了拱手,清俊的脸上浮现出薄薄的晕红:“夫人怕是不记得宁某了,当初宁某在边城被人打断了一条腿,只能靠替人写信为生,还是夫人出了银子,才让宁某保住了那条腿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倒是想起了这事儿,当时她刚到边城不久,有一回在街上逛了逛,看到一个瘦弱的书生,拖着一条伤腿,在街边帮人写信。她觉得那人挺可怜的,正好荷包里还剩下些散碎银子,便直接给了那书生,没想到竟然还能在京城遇见。
  
      扫了一眼宁川的腿,盼儿笑了笑:“只不过是小事而已,宁公子不必放在心上,家中有事,便先告辞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盼儿便直接上了马车,等到帘子阖上,彻底看不到那张妍丽的小脸儿时,宁川脸上的笑意才慢慢淡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身后的小厮走上前,小声提醒道:“公子,刚才那位是定北侯府的夫人,您要是想要道谢,直接备份厚礼送到侯府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宁川摆摆手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当初他被庶出弟弟陷害,流落到边城,身无分文不说,还断了一条腿,要是没有盼儿给他的那十两银子,能不能平安渡过那段时日还是两说,好不容易回到京城,宁川将庶弟姨娘全都给解决了,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那道倩影,即使已经知道林盼儿已为人妇,他还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。
  
      偶遇宁川的事情,盼儿并没有放在心上,她回到侯府之后,就让厨房的婆子继续腌制鱼酱,做好了酱料后,分别送到荣安坊跟陈家酒楼里头。
  
      荣安坊卖的每样东西,都是别家没有的,京城里虽然做酱料的铺子并不算少,但这些商人并不像盼儿一般,眉心藏着一汪神奇的灵泉,有了这灵泉水后,不止食材本身的味道有了极大的提升,若是吃多了这种富含灵气的食物,身板也会远比之前要康健许多。
  
      这些日子接连不断的用灵泉水浸泡了矿石,除了金精石以及朱砂石之外,褚良这厮不知从何处弄来了一箱子的圆滚滚的珍珠,这些珍珠的成色并不算差,质地光洁圆润,只不过因为放的时日稍微有些久了,珠子略有些泛黄。
  
      盼儿将珍珠放在了木盆中,里头倒了一些山泉,之后又加了不少灵泉,浸泡了整整三日,珍珠上暗黄的表层便变得光洁莹白许多,甚至还透着淡淡的粉晕,珠子要比先前小了许多,虽然瞧着顺眼,但价格却卖不了太高。
  
      心里头有些发愁,盼儿自己并不太喜欢珍珠这种首饰,此刻她琢磨着该如何将东西全都处理掉,最后还是葛稚川帮她想了个主意,将珠子磨成细粉,跟香料药材混在一起,这些东西本就有凝神静气的功效,做成香包随身佩戴,也是难得的好东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