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66章 路上遇险

第166章 路上遇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杨氏的低泣声在房中响起,看到自己这个妯娌哭的如此可怜,代氏叹了一声,心里头将翟耀骂了千遍万遍,京城里年轻貌美的女子不知有多少,以翟家的门第,翟耀想要纳妾也不是什么难事儿,为何非要盯紧了杨玉兰那个女人,难道他不知道要跟自己的小姨子避嫌吗?
  
      代氏身为长嫂,本就应该照看着二房三房,不过此刻杨氏遇上情况,实在是让她有些为难,指尖掐了虎口一下,代氏定了定心神,道:“我之所以怀上身子,并不是得了什么生子良方,而是两人的身子骨比以往好转了些,自然而然就怀上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杨氏知道代氏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,怕是真的没有什么生子秘方,她惨笑一声,两手死死捏起拳头,颤巍巍地站起身,冲着代氏道了谢后,就听到一阵衣料摩挲的动静,原来是杨氏从房中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看着女人踉跄的背影,代氏嘴里一阵发苦,她跟这个妯娌相处了整整十几年,虽然关系并不如何亲近,但到底是一家人,若是她能帮得上忙的,肯定不会推辞,偏偏代氏不可能将翟恒精气淤塞的事情说出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杨氏失望而归。
  
      对于翟家发生的事情,盼儿并不知情,她坐在马车上准备回侯府,突然马车猛烈地晃荡了一下,原本昏昏欲睡的小女人骨碌碌摔了下去,幸亏车中铺了羊毛毯子,盼儿脑袋撞在地上,倒也没伤着,栾玉见主子摔了,忙不迭地将人扶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盼儿坐直身子后,刚想掀开车帘看上一眼,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尖叫声,柔白小手略顿了顿,她心道不妙,一旁的栾玉面上也露出几分凝重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,您在马车里好好呆着,奴婢出去瞧一眼。”
  
      栾玉的身手不差,只见她从软垫下头抽出一把长剑,掀开帘子,直接跳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尖叫声一直未曾停止,盼儿只是个普通人,即使眉心里藏着一汪灵泉水,依旧是个贪生怕死的性子,无论如何都是改不了的。她在马车里等了好一会儿,清晰地听到车底下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。小女人忍不住叠眉,水眸中露出明显的警惕之色,她知道车底下有人!
  
      将车帘掀开一条缝隙,盼儿看着外头缠斗着的几人,栾玉跟车夫的身手虽然不差,但双拳难敌四手,与他们交锋的足足有五人,算上车底下的那个,便是六人。眼见着栾玉等落入下风,盼儿舔了舔干涩的唇瓣,掀开车帘,直接跳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即使有人持械伤人,但主街上的百姓并不算少,大家只是远远避开了那处。盼儿一头扎进人堆里,那些歹人就是冲着她来的,此刻发觉正主已经跑了,自然想要去追,偏偏有栾玉跟车夫拦着,只有原先藏身于车底的男子倒出手来,朝着盼儿离开的方向追去。
  
      自打跟褚良成亲后,盼儿便再也没有做过那些粗重活计,她养出了一身细皮嫩肉,小腰纤细如同柳条儿一般,平日里穿着衣裳的确是十分好看,但此时此刻,她累的气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地往外冲,心脏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掌死死攥住,让她丝毫不敢松懈。
  
      一旦被人追上,她知道自己肯定必死无疑。
  
      平日里白皙的脸蛋涨成了猪肝色,盼儿嘴里也弥散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儿,即使她没有回头,也能猜到那名歹人一直死死跟在她身后,要不是周围的百姓实在不少,她怕是早就被人追上了。眼前一阵阵发黑,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久,就在盼儿心里涌起无尽的绝望时,突然有人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  
      盼儿还以为是褚良来了,她心里一喜,待看清了男人的模样后,眉眼处流露出明显的诧异之色:“怎么是你?”
  
      宁川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盼儿这般狼狈的模样,他冲着手下的护卫摆了摆手,这些人便将来势汹汹的歹徒给拦住了,歹人见势不妙,转身想要逃走,却被人一脚踹在地上,手中的匕首远远非出去,呕出了一大口血。
  
      “夫人,你没事吧?”
  
      宁川眼里的关切不似作假,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,盼儿自是十足感激,她先是微微颔首,随后从怀里摸索出了灵泉水,急急地吞咽着,因为动作幅度太大,透明澄澈的水珠儿顺着嫣红的嘴角溢了出来,打湿了身上做工讲究的裙衫。
  
      宁川眸色一深,看着女人莹润香软的手腕,因为他握得力气有些大了,白皙皮肉上涌起淡淡红晕,感受到那滑腻的触感,宁川不太舍得放手,偏偏此刻正街上人来人往,盼儿乃是有夫之妇,自己必须顾及着她的名声。
  
      满心不舍地将手松开,宁川轻咳一声,问:“夫人,这名歹徒已经擒住了,可要送到京兆尹府?”
  
      “不必送官。”盼儿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跟谁结了这么大仇,竟然派了歹人当街行凶,就为了要了她的命,不过既然那人有胆子做下这种事情,自己可不能将此事轻轻揭过,将这几个歹人带回定北侯府,好好审问一番,说不定也能得到些线索。
  
      “宁公子,小妇人手下的车夫与丫鬟正在与歹徒缠斗,还请您帮帮忙。”
  
      对于盼儿的话,宁川自然是舍不得拒绝的,余光落在女人逐渐恢复平静的小脸上,他实在是想不明白,为何褚良会有这么好的运气,能将他心心念念的女子据为己有。
  
      宁川冲着护卫吩咐一声,四五个人急忙赶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想起栾玉他们跟歹徒交手的那一幕,女人秀气的柳眉一直紧紧拧着,杏眼中满是浓到化不开的担忧。
  
      宁川指了指一旁的茶楼,问:“褚夫人不如先上雅间儿坐坐,宁某已经往定北侯府送了信,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笑了笑,跟在宁川身后走进了茶楼,在雅间儿呆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雕花木门被人从外推开,看到褚良那张带着狞色的面容,盼儿站起身,几步走到男人身边,柔腻指尖将一碰到男人的手,就被紧紧反握住。
  
      想到雅间中还有别人,盼儿忍不住红了红脸,刻意压低了声音:“是宁公子将我救下来的,还不快跟人家道谢。”
  
      褚良将目光投注在宁川身上,待看到这个年轻男子俊朗的面容时,他心里涌起了淡淡的警惕之色,将小女人拉进了三分,沉声道:“今日之事,多些宁公子了,改日褚某定当备上厚礼,亲自上门道谢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必了,尊夫人对宁某有恩,今日出手相助,也在情理之中,褚将军不必放在心上。”宁川说这话时,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他模样生的清俊,周身也带着一股儒雅的气质,跟盼儿当初在边城中见到的那个断腿书生,当真没有半分相似之处。
  
      被褚良从茶楼里带了出来,粗粝大掌扶着小媳妇纤细的腰肢,稍微一用力,就将盼儿抱上了马车。
  
      车厢里没有外人,盼儿小脸苍白,就连嘴唇也失了原本娇艳的颜色,配上微微泛红的眼眶,实在是让人心疼不已,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,不住的往外涌。褚良将人抱在怀里,胸口的衣裳湿了一片,那股潮湿的感觉印在他胸口上,让男人心里甭提有多堵得慌了,他的妻子遇上危险,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,反而让盼儿一个人拼死逃命,要不是她运气好遇上了宁川,后果不堪设想!
  
      宽厚手掌在女人脊背处轻轻拍了几下,盼儿忍不住抽噎一声,就跟受惊的小兔子一般,眼眶鼻尖通红一片,就连眉心中也不断涌出灵泉水,这副模样甭提有多可怜了。
  
      好不容易平复了心绪,因为哭的时间不短,盼儿的嗓子略有些沙哑:“栾玉跟车夫回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心,宁川手底下的侍卫身手不错,有他帮忙,已经将六个歹人都擒了下来,我准备将人带到城北大营中,好生审问。”说到最后几个字时,褚良咬牙切齿,浑身紧绷,硬的就跟石头一样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