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68章 解石

第168章 解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陈家叔婶想要将八千两银子拿到手,自然得跟盼儿一起去到官府,当着保人的面将多宝楼的地契房契交到她手里。
  
      之前陈家酒楼刚刚开张的时候,陈家叔婶就知道陈福只不过是个厨子,在别人手底下做活儿,酒楼真正的老板是个年轻女子,开张时他们夫妻俩曾经见过一回,因为盼儿皮相生的好,虽说只看了一眼,但到现在陈婶子都没有忘记盼儿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此刻她一见到盼儿,那张肥硕的脸立刻抽搐了几下,面色青白交织不断变换,死死咬紧牙关,憋了好半天,才道:
  
      “你是陈家酒楼的老板娘?”
  
      盼儿挑了挑眉,没想到陈婶子竟然还记得她,嘴角微微一挑,她也没有隐瞒的意思,矜持地点了点头,眼见着薄薄的房契地契上被盖了大印,她摆了摆手,周庄头直接将八千两银票交给了陈婶子,之后便跟着夫人一同离开了衙门。
  
      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多宝楼成了别人的,陈婶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根本顾不上脸面不脸面的,扯着嗓子发出杀猪一般的哭嚎声。
  
      “姓陈的,你的好侄儿把咱们的多宝楼给骗走了,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你还不去教训教训,真要让咱们一大家子全都流落街头吗?”
  
      此刻盼儿一行人还没有走远,听到动静回头瞧了一眼,发现陈婶子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的十分伤心,陈老爷嫌弃媳妇丢人,用力扯住了女人的领子,想要将人拖拽起来,奈何他媳妇的分量实在不轻,陈老爷费了好大的力气,都没有将人制服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人额角迸起青筋,白胖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,一巴掌扇在了陈婶子脸上,半点没有吝惜力气,将哭天抹泪的陈婶子都给打懵了,左边脸颊好像馒头一般肿的老高,嘴角也渗出了一缕血丝,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个杀千刀的,自己心里不舒坦,就拿老娘撒气,真是个没用的窝囊废!”
  
      一直往前走,陈家叔婶的声音渐渐小了些,想起陈福被这夫妻两个从多宝楼中赶出来的情形,盼儿冷笑一声,对他们升不起半点同情之心。
  
      陈福的手艺她心里有数,就算跟禁宫之中的御厨相比也不差什么,正因为有这么一个立得住的大厨,多宝楼的生意才能一直红火着,陈家叔婶平日里欺压自己的侄儿也就罢了,最后竟然将人扫地出门,有这种贪婪成性却没有半点儿脑子的老板,多宝楼败落只是早晚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不过盼儿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赶巧,她刚想盘下一家铺面用作赌石,陈家叔婶便打算将多宝楼给卖了,这还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。
  
      事情办的顺利,盼儿心里头甭提有多舒坦了,嘴角微微勾起,颊边的梨涡忽隐忽现,小模样十分勾人,亏得她带在身边的侍卫都是定北侯府的老人了,早已习惯了夫人的美色,一个个就跟木头桩子似的,面色没有丝毫变化。
  
      与侯府这些训练有素的侍卫相比,普通百姓的反应就要大得多了。
  
      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也在正街上,看着那迎面走来的娇俏美人,眼珠子瞪得滚圆,视线所及之处根本没有其他人,一直木愣愣地往前走,狠狠地撞在树上。
  
      眼见着那人捂着头,口中发出痛苦的闷哼声,盼儿面上臊的通红,不想再在街上多做停留,由栾玉搀扶着,赶忙上了马车。
  
      栾玉的心思细密,帮着主子将房契地契折好,放在了土黄色的信封中,日后收捡起来也非常方便。
  
      坐着马车回了侯府,盼儿足足等了二十多日,第一批从缅甸买回来的毛料总算是送到了。
  
      即便只是石料,其中大多数还都没有开过窗,隔着那层石皮根本看不到绿,但这里头说不准有价值千金的玉石,运送的镖师一路上都赔着小心,不敢磕着碰着,否则将珍贵的玉石翡翠给毁了,那不是暴殄天物吗?
  
      几大车毛料直接送到了侯府中,盼儿走到宽敞的后院儿,看着那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毛料,怀里就跟揣了只兔子似的,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  
      一看到夫人走近了,这些镖师们纷纷往后退了几步,不想冲撞了后宅里娇滴滴的女眷。
  
      女人浑身皮肉都被灵泉水养的十分细嫩,指尖没有一个茧子,皮肤莹润的好像涂了一层猪油似的。盼儿将手掌覆盖在一块足足有磨盘大的毛料上,她心里琢磨着,这石头分量不小,出绿的可能性应该也挺大的,谁知道手掌放上去好一会儿,她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灵气,难道是石皮太厚,将灵气阻绝了不成?
  
      赌石的人常说一句话:神仙难断寸玉。
  
      因为眉心带着一汪灵泉的缘故,盼儿平日里对带着灵气的东西十分敏感,就连看到孕妇时,都能感知其腹中胎儿的状态,虽然比不上经验丰富的大夫诊脉,但也比普通人强上许多。
  
      她本以为靠着这种敏锐的感觉,在赌石上能带来极大的帮助,但要是感知不到其中玉石的灵气,这可如何是好?
  
      秀气的柳眉微微皱起,盼儿还是有些不甘心,手掌慢慢移动,贴着那块深色毛料慢慢移动,整整转了大半圈儿,她身子突然一僵,一丝微弱的气流顺着指尖流过,要不是盼儿感知敏锐,怕是就要错过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