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73章 回废庄

第173章 回废庄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先前在赌石坊中足足赚了六百多两雪花银,卢仁尝到了甜头,更加不愿放弃赌石。
  
      这日他从家里拿了五十两,再次进了赌石坊中,铺子里的掌柜认出了卢仁,眼见着这卢姓书生换了一身绸缎衣裳,面色也变得红润几分,知道这人也过了几天好日子。
  
      招呼伙计把人迎到架子前头,掌柜的余光往那边瞟了瞟,看到卢仁挑了两块毛料,去到李师傅面前解石。
  
      眼下没有了开张时的优惠,解一块石头要花上一两银子,卢仁腰间挂着的钱袋子满满都是银票,自然不差这一两二两的银钱,当即一挥手,让李师傅将那两块毛料都给开了。
  
      今日卢仁的运气依旧不错,开出了一块春带彩,另外一块是紫罗兰,只可惜两块翡翠分量都不大,瞧着大小充其量能做一块玉佩,亏得都是糯冰种的,还能值个七八两银子,这么一算,卢仁还有的赚。
  
      拿着两块翡翠原石回了家,卢仁刚一进门,就看到了一个粉衫女子站在院子里,这姑娘年纪轻轻,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,脸蛋白皙匀净,腰身如柳,胸脯虽然一片平坦,但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难言的韵味儿,卢仁虽然早已娶妻,在面对这样年轻秀美的女子时,也不由多看几眼。
  
      女人的脸可真小,五官虽然说不上有多精致,但由于皮肤柔嫩的缘故,显得十分娇俏,比起章氏那个黄脸婆不知强出多少。
  
      男人手心发痒,想要伸手试试在白皙面颊上轻轻摸一把,偏偏卢仁是个读书人,礼义廉耻还没不能抛,即使心里头生出了腌臜心思,面上也不能表现出来。
  
      玉莲冲着卢仁福了福身,轻声道:“玉莲见过卢公子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说话的功夫,卢母便走了出来,冲着卢仁试了试眼色,轻声道:“玉莲是城西刘员外的女儿,你快些将人家送回去,省的家里长辈担心。”
  
      做护花使者对于卢仁而言,也算是一桩好差事,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。
  
      “刘小姐,请。”
  
      眼见着儿子跟刘玉莲前后脚走出去,卢母笑的嘴都合不拢了,刘家资产丰厚,只有刘玉莲一个独女,只要儿子将刘玉莲娶过门,等到当家人一蹬腿儿,那万贯家财岂不都成了他们卢家的?
  
      越想心里越美,卢母暗自琢磨着该如何把章氏休了,那种不会下蛋的母鸡在章家多呆一天,卢母都觉得晦气。
  
      刘玉莲在城西也算是出名的美人儿,卢仁一路将人送回府,白净的脸上满是笑意,举止亲昵,浑不知这副模样全都被从书院回来的章瑞收入眼底。
  
      章瑞心中怒意横生,但他马上要参加乡试,若是与人起了争执,前程怕是就保不住了。他心里想得明白,知道像卢仁这种浑人,姐姐还是趁早与他和离了为好,卢家母子两个从根子上就坏透了,他就不信卢家能有什么好下场。
  
      加快脚步回了家,章瑞没有隐瞒,将自己在正街上看到的一幕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章氏听。
  
      眼见着章氏面上血色尽褪,章瑞心中也生出了几分不忍,却没有开口劝说。
  
      所谓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,能够成为夫妻,本身就是极有缘分的一件事,女子若是和离或者被夫家休弃,名声传扬出去都不好听,但比起卢家那个火坑,别人嘴里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又能算得了什么?
  
      章瑞心疼章氏,这才没有开口。
  
      女人的脸色忽青忽白不断变换,过了好一会,才听到章氏颓然开口:“卢仁眼下跟刘氏呆在一起,想来是早有打算了,和离之事等他说出口就是,我只要带着囡囡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章母在院子里做活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并没有插言,只是费力地推着石磨。
  
      对于卢章两家的事情,盼儿根本不知情,她开赌石坊不过是一时间的心血来潮,哪里想到会拆散了一对夫妻?从边城回来后,盼儿就一直住在侯府里,一开始是为了养胎方便,等到入夏之后,她便被闷热的天气弄的有些腻歪了,寻思着去废庄里小住几月。
  
      褚良日日都要去到城北大营中当值,大营离着城门口不算远,每日赶到废庄也是使得的。
  
      心里转过此种念头,盼儿便将想法跟褚良提了一嘴。
  
      男人端坐在八仙椅上,听到小媳妇的话,略微思索了片刻,便点头应允了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个娇气的,原本就不愿意跟京城里的那些女眷打交道,再加上宁川那厮如同狗皮膏药似的,恨不得紧紧黏在盼儿身上,这样一来,还不如让小媳妇在废庄里避暑,也省的那些阿猫阿狗的闹出什么岔子。
  
      给褚良说了搬去废庄一事,盼儿便跟栾玉一起,将衣裳细软之类的东西全都给收拾起来。
  
      最近柳先生家中来了客人,也不太方便继续将小宝接到府中教导,索性将功课布置好了,一大家子坐在马车上,直接赶往废庄。
  
      老侯爷如今已经年过七旬了,但因为常年喝着药酒的缘故,他身子骨比起寻常老人要硬实许多,此刻他坐在马车上,一手抱着小宝,一手抱着毓秀,乐得合不拢嘴,刻板严肃的面孔上也露出极为浓郁的喜色。
  
      盼儿给老侯爷倒了一杯蜜酒,将毓秀接到怀里。
  
      小宝鼻子灵,闻到蜜酒那股香甜的滋味儿,眼巴巴地盯着澄黄的酒液。
  
      褚良稳稳坐在一旁,看到儿子这副蠢相,忍不住撇了撇嘴。
  
      老侯爷心情好,看到孙子想喝,便拿筷子蘸了些酒水,让小宝尝了尝味儿。
  
      蜜酒入口之前,小宝还以为此物肯定如同百花蜜一般,香甜可口,哪想到一舔筷子,火辣辣的感觉霎时间在口腔中迸发,小孩一张白净的脸涨的通红,舌头伸的老长,直喘粗气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盼儿忙不迭倒了一碗清水,塞进小宝手里,闷笑道:“快喝点水压压辣味儿。”
  
      小宝两手捧着碗,咕咚咕咚将水全都给咽进肚里,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。
  
      “娘,大灰跟狼牙是不是又肥了?”
  
      盼儿顿了一下,她已经快一年没在废庄呆过了,对于大灰跟狼牙两个还真不太了解,毕竟刚回京城时,肚子里还怀着毓秀,实在不好挪动地方,便忽视了庄子里养的动物。
  
      除了那两只大个儿的之外,那只巴掌大的懒猴盼儿临走之前是交给柳氏照顾着的,柳氏心细,懒猴模样又生的可爱,约莫相处的也挺不错。
  
      离京之后,山路就不太好走了。
  
      车轮轧在地上,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,盼儿掀开帘子瞧见了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,知道快到地方了。
  
      这整整一年,废庄都是由周庄头单独照看着的,跟万氏成亲之后,周庄头办起事来比先前不知沉稳多少,庄子里的庄户虽然多了几十人,但招进来的人手全都是老实本分的,不止干活麻利,品行也好的很,万万不敢做出那等偷鸡摸狗的损事儿。
  
      守在庄口的庄户自然认得定北侯府的标志,当即将马车放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以前盼儿所居的小院儿在庄子深处,坐着马车须得经过一片胭脂稻田,一片果林。
  
      哪想到刚经过桃林时,车外就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狗叫狼嚎。
  
      随着声音越发逼近,褚良一把将淡青色的帘子掀开,刚一跳下马车,那只黑不溜秋的獒犬就张着血盆大口,撒欢儿一般扑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这只獒犬日日吃着带灵气的生肉,比起一般的犬类要健壮许多,亏得褚良常年习武,力气不容小觑,否则要是被自己养的狼牙扑倒在地,堂堂定北将军的脸面可就保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嗷汪!嗷汪!”
  
      盼儿掀开帘子一看,发现獒犬两只土黄色的前爪搭在了褚良的肩膀上,粉红的舌头上挂满了涎水,忽的一下就舔了男人一脸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小女人不厚道的笑出了声:“将军,这才离开一年,怎么狼牙叫的动静都不对了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