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74章 李捕头找上门

第174章 李捕头找上门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忙活了一整天,废庄里的妇人们干活麻利的很,但因为桃树林子面积不小,林子里种了上千棵桃树,即使这帮人未曾偷懒,依旧没有将树干上冒出来的桃胶给刮完。
  
      等到该做晚饭的时候,每个妇人怀里头都抱着个蹴鞠那般大小的盆儿,如今天气热的很,即使桃林中不像京城那般闷热,温度也大差不差,这些年轻的小媳妇脸蛋通红,额角也冒出一层油亮亮的汗珠儿,有说有笑地从桃林中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周庄头正在厨房里刷碗,听到外头的动静,赶忙推开门走到院里。
  
      在废庄里干了多年,周庄头清楚盼儿的性子,知道她喜欢品质上佳的稀罕物,数量反倒在其次。
  
      “大家先将盆子端着,我挨个瞧瞧。”
  
      即便女子的心思比起男人要细密许多,但用竹板从树皮上刮桃胶,就算不伤到桃树,也会弄下来不少细碎的渣子,等到桃胶晒干,吃之前用山泉水泡发,将这些渣子一一挑出去便是,也不影响桃胶的品质。
  
      盯着盆子里琥珀色的胶状物,周庄头在这些妇人面前转了一圈又一圈,由于废庄中桃树的树龄都不小,以至于桃胶的颜色几乎相同,看不出多大的差别。
  
      盛放桃胶的盆子都差不多一样,周庄头找来了一杆称,将那些盆子放在称上,挨个儿称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“行啊,牛二家的,你这一天可赚了不少,整整一百三十文,比你男人都厉害。”
  
      牛二媳妇是个黑瘦的妇人,接过沉甸甸地钱串子,笑的都合不拢嘴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周庄头,我看林子里的桃胶还没弄干净呢,我们明日还用干活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干!怎么不干?这几日正好天气不错,桃胶必须得在雨水落地之前全都给收了,要是被雨水一浇,品质便差了不少。”
  
      庄户媳妇们一听还有这等赚银子的好事,一个个满脸红光,甭提有多高兴了。
  
      很快人就都走了,周庄头将手洗干净,将所有的桃胶全都倒在坛子里,等到明早太阳出来,再将桃胶放在干净的细绢布上,曝晒几日,也就成了。
  
      万氏从屋里出来给周庄头搭了一把手,他俩成亲还不到一年,万氏将刚会走的大妮带了过来,眼下肚子里还揣了一个,不到三个月,尚未显怀。
  
      因为是二嫁之身,万氏平日里话不多,怀孕的消息也没跟街坊邻里说,只有周庄头跟万家人知道。
  
      “媳妇,你快别忙活了,万一累着怎么办?先去歇歇,喝碗羊奶补补身子。”
  
      万氏忍不住笑了笑:“我又不是高门大户里娇养着的小姐,哪有那么娇贵,连点活儿都干不了了?”
  
      周庄头挠了挠头,傻笑着也不说话,等到将桃胶全都捯饬好了,这才去羊圈里挤了一盆羊奶,放在锅里煮着,加了些杏仁磨成的粉末,祛了祛那股难闻的腥膻味儿。
  
      将瓷碗端到了万氏面前,周庄头伸手摸着女人平坦的小腹,笑了几声道:
  
      “羊奶还剩下一碗,我给咱闺女送去。”
  
      万氏看着男人的背影,眼里头尽是满足之色。
  
      大妮是李捕头的骨血,因为是个女儿,和离之后李捕头也不在乎,根本没管过她们娘俩,亏得周庄头时常照顾她们,将大妮视如己出,母女两个才有今天。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*
  
      从京城折腾到了废庄,路程虽然不太远,但坐马车的时间久了,浑身上下便乏得很。
  
      此刻盼儿趴在了软榻上,栾玉不止武功不差,伺候盼儿时也十分精心,拿过木匣子里翠绿好似能滴出水来的玉石刮痧板,她凑近了盼儿道:
  
      “主子,我给您刮痧吧,您今个儿折腾了一整日,刮痧松泛松泛也好。”
  
      刮痧有润肤生肌、镇定安神的效果,盼儿只觉得脖颈肩颈那处酸胀的很,好像有不少细密的银针往里扎似的,她轻轻嗯了一声:
  
      “刮吧。”
  
      栾玉可不是头一回给盼儿刮痧了,她本就身手不差,也认识人身上的穴位,后来又跟葛稚川学了几手,手法自然熟练的很。
  
      先将玉瓶儿里的浅黄色花油倒出一些在掌心上,栾玉将手里的花油搓热,均匀的涂在无一丝瑕疵的雪背上,之后才用刮痧板自上而下的轻轻刮了起来,夫人皮娇肉嫩,只轻轻刮一下,皮肤上就出现了一道血印子,栾玉自己看着都十分心疼,暗想用的力气还得再小点儿,否则恐怕会伤着了主子。
  
      手下的软肉极为柔滑,等到盼儿后背的皮肤泛红之后,栾玉忙不迭的又倒了一些药膏在主子背上,这些药膏能拔除火气,与刮痧相辅相成,涂在身上,一股清凉的感觉霎时间弥散开来。
  
      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  
      盼儿抬了抬眼皮子,看着宽肩窄腰的男人走进来,忍不住咽了咽唾沫。
  
      前几日她在侯府,因为有些闲得慌,便让栾玉捣腾了些话本,话本中描述的故事虽然老套,都是些闺阁小姐与书生之间的破事儿,但写的却十足香艳露骨,里头曾经提过,像褚良这种常年习武的健壮男子,体力远远比只知道死读书的儒生强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越想盼儿越是脸热,她盯着男人的嘴唇,将脑袋埋在了软枕里。
  
      小女人满头黑发披散在被褥上,隐隐能见到白皙如玉的脊背,褚良眸色渐渐转深,冲着栾玉摆了摆手,后者抿嘴一笑,识趣地退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离开时,栾玉忘记将那瓶花油给收走了,勾画着缠枝图纹的瓷瓶放在床头,当真派上了不小的用场。
  
      第二日盼儿起的有些晚了,小手在酸软的腰肢上轻轻捏了几下,水润润的杏眼中不由露出了几分埋怨之色。
  
      小手将浅蓝色的襟口往下扯了扯,看到细白脖颈上留下的痕迹,盼儿忍不住哼了一声,从妆匣里将凝翠膏翻找出来,稍微沾了一点,往脖颈上涂了涂。
  
      早些年盼儿不愿意上妆,整个人过的简直糙极了,要不是随了林氏,模样生的娇俏艳丽,怕是也扛不住这么折腾。
  
      此刻小女人坐在铜镜前,没有往脸上涂那些乱七八糟的脂粉,只是用螺子黛仔细勾勒出眉形,再往柔嫩唇瓣上涂些口脂。
  
      收拾妥当之后,盼儿撑了一把油纸伞,遮住了有些刺目的阳光,直接往佃户所住的小院儿赶去。
  
      走在小道上,一路上遇见了不少做活儿的农户,他们看到盼儿之后,满脸带笑的打着招呼,一个个态度着实恭敬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