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77章 杨玉兰

第177章 杨玉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葛稚川好歹也是名满天下的神医,但自打搬到了定北侯府之后,他觉得将军夫人看中的根本不是他的医术,而是那些杂七杂八的药方。
  
      门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只见穿着葱绿色襦裙的妇人缓缓走入正堂中。
  
      妇人生的粉面桃腮,肤白如玉,红唇勾起一丝笑容,俏丽的好似二八佳人,她坐在八仙椅上,从袖笼中掏出两瓶灵泉水,伸手往葛稚川面前推了推。
  
      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,葛稚川也不是傻子,他清楚灵泉水有多珍贵,天下之大只有将军夫人手上有,别处再无仿品。
  
      平日里想从林盼儿手中拿到一瓶灵泉水都实属不易,眼下这妇人竟然主动取出两瓶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葛稚川没有贸然将灵泉水收下,他板着脸,神情中满是严肃,问:
  
      “不知夫人有何事?”
  
      盼儿是个生意人,她知道葛稚川平日里炼药,最稀罕的就是灵泉水,此刻也不觉得羞窘,大大方方地将自己需要的东西说出口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想向先生讨一张方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方子?”
  
      又圆又亮的杏眼微微眯起,好像漆黑夜幕上挂着的月牙儿似的,这副俏丽的皮相的确极为美丽,但葛稚川这小老头儿对美色根本没有半分兴趣,甚至态度还有些冷淡。
  
      “避子药。”
  
      葛稚川:“……小老儿记得,先前将军想出了不少法子,什么鱼泡、细绢都用过了,怎么夫人还要用药?”
  
      饶是盼儿脸皮不薄,也不好意思跟一个男人讨论床笫之事,她敷衍道:“先生别管这么多,要是有不伤身的方子,告诉我便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药三分毒,就算有灵泉水这种稀罕物,还是会对身体有些损伤,不过平日里注意调养,危害也不算大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葛稚川吩咐身边的药童,让他取来纸笔,速度飞快地在白纸上写下了药方。
  
      盼儿看着纸上龙飞凤舞地几个大字,突然想起了先前的杨氏,忍不住问了一嘴:
  
      “杨氏喝下的那种生子药,听起来邪的很,竟然会损耗母体的精气去滋养胎儿,此刻她还没有将孩子流了,是不是已经出事了?”
  
      葛稚川捏着两撇山羊胡,咂咂嘴,颇有些不以为然道:“每个人身体的状况不同,杨氏的年岁本就不小,即使每日都喝了紫河车熬成的汤水,滋补的效用也有限,出事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,不过具体是什么时候,却不太好猜。”
  
      盼儿跟杨氏拢共也就见过几回,她不好插手别人家的事情,问过一嘴也就算了。
  
      药童按着方子将药材配制好,盼儿拎着药包往小院儿走,刚一走进主卧,栾玉便直直地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看到小丫头满脸的急色,盼儿忍不住问了一嘴。
  
      “方才翟夫人往咱们这送了信儿,说二夫人怕是……不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盼儿愣了一下,刚刚她在葛稚川的药庐里还提过杨氏的事情,哪想到还不出一炷香的功夫,便得知了杨氏不行的消息,这人未免也太脆弱了些。
  
      “翟夫人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“她想请葛神医再去翟家瞧上一眼,若是能保住性命的话,便是好事一桩,若是保不住,也不强求。”
  
      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杨氏的想法虽然偏激了些,但她也是个可怜人,自打嫁给翟耀后,就没有过过一天的顺心日子,服下了生子药之后才移了性子。
  
      “你去请葛神医过来,我也跟着去一趟翟家。”
  
      栾玉诶了一声,从屋里走出去便找了个侍卫,让他将马车准备好。
  
      几个人一起坐在马车上,葛稚川手里头端着瓷罐,从里头抓了几颗糖渍过的酸梅子,吐完核,咂咂嘴道:“这人还真不经念叨,咱们才刚提起杨氏,她这就不行了,啧啧。”
  
      葛稚川年过六十,因为常年行医的缘故,他经历过的生离死别不知有多少,在听说杨氏不好的消息时,他心中并无太大的波动。
  
      但盼儿却与葛稚川不同,只要一想到活生生的人会在顷刻之间变为冰冷的尸体,她心里头就堵得慌,忍不住催促车夫快着些。
  
      车轮轧在地上,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,
  
      等一行人赶到翟家时,代氏已经在门口等了许久了。
  
      盼儿从马车上跳下来,看着挺着大肚子的代氏脸色苍白,她小跑着到了妇人面前,拉着代氏的手,只觉得好像摸到了冰块儿,小女人忍不住安抚一番:“姐姐别担心,葛神医医术高明,肯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代氏苦笑着摇了摇头,一边领着众人往二房走,一边道:“先前杨氏日日喝着紫河车熬煮的汤水,开始还能有些效果,但最近这一个月,她的脸色越发苍白,时不时就会呕吐,今日竟然还吐出了血。”
  
      只要一想到床上一片殷红的血迹,代氏浑身上下的寒毛便忍不住竖了起来,整个人不免有些胆寒。
  
      主卧外,一个穿着浅紫色裙衫的女子来回踱步,在看到代氏时,娇美的脸上露出一丝讨好的笑容,声音清脆如同出谷黄莺:
  
      “见过大夫人。”
  
      目光落在女子脸上,盼儿仔细打量了一下,觉得她的模样有些熟悉。
  
      代氏神情冷淡,轻轻点了点头,伸手想推开主卧的雕花木门,却被那个女子扯住了袖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