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农门丑妇 > 第178章 暗通款曲

第178章 暗通款曲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杨玉兰与翟耀此刻呆在庭院中,下人们拿了金疮药,翟耀满脸心疼的将药粉涂抹在渗出血丝的伤口上,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犹豫,开口道:
  
      “方才大嫂只是太过心急,并不是有意伤害你的,玉兰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  
      女人低垂着眼帘,柔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,配上她身上那种淡雅的气质,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意。
  
      “玉兰明白,大夫人是记挂着姐姐的身体,才会在一时情急之下推了妾身,不过姐姐先前服下了生子药,又折腾了好几个月,即便葛稚川是名满京城的神医,想要将她救回来,怕是也不是什么易事。”
  
      杨玉兰比起杨氏小小整整三岁,今年二十有七,因为还没有生产过的缘故,她的脸蛋身段儿都显得非常年轻,眉眼处带着淡淡的愁绪,翟耀在杨家看到杨玉兰第一眼,就对她动了心思。
  
      翟耀常年流连于花丛之中,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看上了个寡妇自然不会将心思按捺住。
  
      杨玉兰更并非贞洁烈女,她之所以从苏州回到京城,就是为了找到一个好归宿,下半辈子能够风风光光的过活,不必再吃苦受罪。翟耀虽然已经娶妻纳妾,但身份足够高,亲妹妹是当今皇后,正妻还是她的嫡亲姐姐,再加上姐姐嫁到翟家多年,都没有生下嫡子,要是她有个一儿半女的,在翟家的地位就会比杨氏还高,这样的男人对于杨玉兰而言,实在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  
      两人眉来眼去了一阵儿,翟耀想让杨玉兰当贵妾,但杨氏却死活不愿意,说什么姐妹共事一夫是天大的笑话,正经人家可丢不起这个脸面,因为主母一再阻拦,杨氏又怀了身孕,翟耀想要个嫡子,这段时日便没有再提纳贵妾一事。
  
      哪想到杨氏这一胎并不是自然怀上的,而是服下了生子药,别说平安将孩子生出来,就是想保住杨氏的性命,都不是什么易事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翟耀心里头也对杨氏生出了几分埋怨,认为她为了阻止自己纳妾,什么阴私的手段都使出来了,这种善妒又生不出孩子的妇人,触犯了七出中的两条,不将杨氏休离都算是好的,他对正妻哪里还能有什么怜惜?
  
      “杨氏当真是胡闹,十几年都生不出孩子,我也没有责怪与她,偏偏这妇人动了歪心思,竟然还弄出了生子药,将家里折腾的乌烟瘴气。”
  
      将翟耀脸上的厌恶之色收入眼底,杨玉兰不由幸灾乐祸,不过她面上却不会表露出分毫,微微皱着秀眉,神情中的忧色都快藏不住了,盈盈抬眼看着男人,柔声开口:
  
      “无论如何,还是姐姐的身体最重要,她不希望我入府,那就算了,再等一段时间也无妨,反正只要二爷还对我有心,名分并没有那么重要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女人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,泪珠儿要掉不掉的模样让翟耀看着,心里头甭提有多难受了。
  
      伸出手臂将身段娇柔的女子搂在怀里,翟耀保证道:“玉兰你信我,等到杨氏熬过这一关,我一定会将你接进府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玉兰不希望二爷为难、”
  
      “不为难。”翟耀紧紧握着杨玉兰的手,好半晌都没有松开。
  
      此刻盼儿呆在主卧中,即便葛稚川的针法玄妙,让杨氏不再呕血,但屋里头的那股血腥气还是十分浓郁,她有些受不了了,推开门直接走到了院内,看到翟耀拉着杨玉兰的手,那副深情专注的模样看在盼儿眼里,就跟趴在脚面上的癞蛤蟆一般,甭提有多膈应了。
  
      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惊动了杨玉兰,她赶忙将手抽出来,眼神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,心中不免生出了几分警惕。
  
      这女人虽然梳着妇人的发髻,但皮肤匀白细腻,好似抹了一层猪油似的,模样娇艳俏丽,比起自己强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这位夫人是?”
  
      盼儿看不上杨玉兰,也没有搭理这妇人的意思,冲着翟耀微微颔首,便坐在了庭院中的石凳前头,有丫鬟端了一碗清茶过来,小手掀开茶盖,吹散了上头氤氲的水汽,却没有动口。
  
      杨玉兰脸上满是怯弱,纤细的身子轻轻颤抖着,翟耀心中涌起一丝不满,不过他想到盼儿的身份,知道这妇人是翟家开罪不起的,便只能强忍下这股火气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陈家酒楼的老板娘。”
  
      杨玉兰刚回京城不到一年,并不清楚盼儿的身份,她虽然听说过陈家酒楼的大名,却不知道这酒楼背后站着定北侯府。
  
      想到一个小小的商户竟然敢对她甩脸子,杨玉兰喉间好像被一团棉花噎住似的,上不去下不来,甭提有多难受了。
  
      眼里划过一丝阴鸷,杨玉兰盯着女人的背影,藏在袖笼中的手死死握拳,修剪得宜的指甲掐在肉里,留下了一道道月牙状的印子。
  
      代氏手底下最得力的丫鬟很快端着药汤回来了,盼儿没有进房,在外头等了整整一炷香的功夫,代氏跟在葛稚川身后,两人一并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盼儿走到代氏面前,看着女人面色苍白,额间冒出了几滴汗珠儿,赶忙从怀中掏出帕子,轻轻擦拭了几下:
  
      “杨氏的身子骨怎么样了?”
  
      一旁的葛稚川听到动静,有些不满道:“夫人这是信不过葛某的医术?不过是一剂打胎药罢了,让小老儿出手,根本就是大材小用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是是,今日劳烦先生走这一遭,的确是杀鸡用了宰牛刀,先生辛苦了。”一边说着,盼儿两手抱拳,似模似样的给葛稚川作揖,葛老头也是个脸皮薄的,哼哼一声之后,便紧紧闭上嘴,没再说些别的了。
  
      跟代氏一起在翟家的小园中走了一会儿,盼儿想起杨玉兰,忍不住皱了皱眉:“那位杨二小姐如今没名没分的呆在府里,实在是不像话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偏偏我那二叔被迷得神魂颠倒,按说杨玉兰也不是那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儿,五官不过秀气,哪里会让男人痴迷到这种地步?”
  
      柔若无骨的小手摘了一片鲜绿的叶片,放在鼻间嗅着那股浅淡的清香,意味不明的哼笑一声:“是否美貌还在其次,男人不就喜欢那种柔柔弱弱的女人?杨玉兰死了丈夫,一个寡妇呆在京城,皮相又生的好,你那二叔本就愿意拈花惹草,对自己的小姨子怜爱非常,哪能放过这个机会?”
  
      代氏面上露出几分厌恶,点了点头,想起杨氏打了胎之后的模样,忍不住哼了一声:“就算他再喜欢杨玉兰,也不可能将人光明正大的娶进来,要是杨家不嫌丢人,就让嫡出的女儿当个外室算了,反正他俩老早便做出了那档子事儿,想来也是不要脸面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如今翟家正乱着呢,盼儿不想给代氏添麻烦,便没在此处多待,确定杨氏不会出什么大事,她就带着葛稚川一起坐着马车回了废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