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闻灵世录 > 第一章 前尘 一

第一章 前尘 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……
  ……
  才刚过卯时一刻,神宫中守在永世水旁边的神侍敲四响大钟,后方的议政殿里的众位神领就已经陆陆续续往外走,与一旁的人谈笑风生。
  神界每日卯时早议,商讨神界乃至六界的重大事件,如今六界太平,早议也无事可议,能坐上这一刻钟也实属不易。
  待人都走尽了,殿内又走出来了两人。
  后者也就算了,在灵秀聚集的神界中只得算得上中庸之资,而走在前面的人却让人只看一眼就顿足感叹。
  只见那人八尺有余,一副书中顶天立地大丈夫之态,举手投足都带有一副不容他人拒绝之态,似是久经沙场。在望向他的脸,令人不由得看痴了去,一双眉毛轻轻挑起,看似在听后面的人说话,可那双眼睛眼神涣散,明显是心思不在此。
  他身上穿着藏青色锦袍,上面用暗金丝绣着青龙图案,系着墨绿玉石宝带,身上除一枚荷包再无其他物件。
  青龙暗纹在黑夜里也熠熠生辉,也宣示着他的身份,这便是神界的青龙神君,居思堂。
  后面那个人便是他的左副领黎骜,乃是无往城容氏旁系子弟。
  他见居思堂并没有认真听他说话,心想也不是什么大事,便不再言语,想到他又与幻尊有约,心中顿悟。
  繁琐小事,怎比得上佳人之约。
  “反正近几日无事,我允你告几天假,我一会去见完幻尊,去凡间逛逛,你对外就说我闭关了。”居思堂回过神,低声交代他。
  对于这种事情,黎骜早已司空见惯,况且还能休假,何乐不为,“是。”
  两人分道而行,居思堂像是有什么特别好的事情,眼神跟以往的有一丝不一样,平淡中夹杂这一丝愉悦和温柔。
  ……
  幻尊早已打点好,居思堂进入内宫并不需要由神侍上传,再由尊神首肯才可进入。
  两人相约湖心亭,幻尊早已在哪里等候,见到他来喜出望外,从石凳上起来直奔他面前。
  那幻尊名为玥娑,前尊神小女,如今约五万岁,看起来不过及笄之年,一副娇小之态,容貌及其妍丽,柳眉杏眼,笑起来自有一股风流娇媚之态,与她那孤高冷傲的尊神姐姐相比,她就如桃花精一般艳丽。
  况她今日穿着粉色桃花绣留仙裙,鬓上的两支步摇显得她更加灵动,若她站在不远处的桃林之中,当真是貌若桃李,却艳胜桃李。
  神侍早已退到岸上,只余两人站在湖心亭外的九转长桥上,活脱脱像一幅才子佳人图。“堂哥哥,我听说这次去追杀逃脱魔兽,受了伤,严不严重啊?”
  她拿出三四个瓷瓶,塞到他手里,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些药是什么功效,怎么吃。
  “不过是些小伤,倒是让你费心了。”见玥娑如此对他,居思堂心下感激,想到就算是百萧也在他回来时嘘寒问暖了一番,又想到那个人,除了按例赏赐之外,竟一句话也没有多说。
  听他这样说,玥娑实在不好意思,扭捏的说道:“其实,这是姐姐炼的药,她说当时没有炼好,没有拿给你,让我今日顺便拿给你。”
  她努力回想羽冰落的话,装模作样的学道:“青龙神君于六界有功,我见他今日早议时脸色不好,我这药也已经炼好,正好你拿于他。”
  听她学的如此像,居思堂也忍俊不禁,想到手上的药是那人所给,心下也是一暖,嘴上却不饶人:
  “也就你好骗,她准是随便拿了几瓶给你,你还真当真了。”
  手上的瓷瓶传来一阵阵暖意,好像又回到了从前。
  身上被打了一拳,就看见玥娑的一双美目怒视着他,在站在岸上的一干神侍看来,倒像是撒娇。
  “我是看见姐姐炼药的啦,你还不识好歹,小心我跟姐姐说,让她……让她降你的职。”玥娑双手掐腰,站着在栏杆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见他没有丝毫畏惧,不免泄了气,“不过……”她眼珠子转了转,好笑道:
  “你竟然敢这么议论尊神,果然大胆,整个神界恐怕也没几个人像你这样大胆。”
  居思堂将她扶下来,想着时辰已然不早了,只想着如何离开,也不与她争辩,好声好气的说道:“好了,不闹了,时辰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我告了几日假闭关,你在宫里,有事就传信给我。”
  “嗯,那你也记得吃药。”玥娑只一心关心他的身体,丝毫没有察觉到他语中的焦急。
  也没有人注意到他健步如飞,一干神侍还觉得是时候尊神嫁妹、神君娶妻了。
  ……
  ……
  如今正值凡间八月中秋前夕,一片团圆景象,江南水乡的河道上已早早地放了河灯。
  江南有一小镇民生淳朴、不少外出的游子商人也已经回来,享共聚团圆之情。
  因着中秋将至,不少女子也得以出来放灯看戏,也有不少出来私会情郎,诉相思之情。
  就见桥上站着一男子,样貌还算端正,一身的气派让人不敢小觑了去。
  不是别人,正是施了障眼法的居思堂。
  看着一个个面带桃花的脸,他登时想到了心中伊人如玉的面容,脚上的步伐加快了几分。
  不多时,便看到那心系之人正盯着河中的河灯,眉头微微皱起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看着她那托腮思索的模样,居思堂嘴边笑意更甚,眼睛也紧紧地盯着她。
  察觉到那灼热的目光,那女子登时站了起来,回头望向他,欢喜之情全都溢在脸上,一双眼睛也紧紧的回望着。
  许是眼神太过露骨,引得旁人侧目,也有识得他们两个的,都不由暗笑一句久别胜新婚。
  被众人看着,他俩也不好再继续望下去,居思堂快步走到她身旁,见她满脸通红,轻笑着牵起她的手,将她拉出人群。
  待走到寂静之处,居思堂抚上了她那仿佛被胭脂染过的耳垂,见她酡红的脸在月夜下显得娇媚,扰人心神。
  四下无人,幻幽将脸埋在他胸膛之上,胳膊慢慢地环住的他的腰。
  “我以为你今年又不回来了,我虽担心,但又不能施法查看,此次一行可受伤了?”闻着他熟悉的味道,担心也下去了不少。
  “受了点小伤,不碍事的。”他断没有瞒她的道理,就一一说了这次降魔的整个经过。
  “那魔物着实厉害,我同它战了许久,它身上最起码有三十处伤口,竟还能脱身,魔气敛的一丝不漏。若不是青龙珠察觉到了,恐怕我就要在床上躺个五六天了,还好到最后总算是将它封印住了。”
  两人坐在一棵折断的树上,女子听他说到这,落寞的低下头,低声呢喃着:“那便是他没错了,少时我同他捉迷藏时也总是找不到他,那些昔年往事还不曾忘,可怕是再也见不到了。魔界的众人,也定是再无缘相见了。说来,到底是我贪心了。”
  她摸上他的臂膀,“倒是你,他的厉害我是知道的,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狡猾,与他相战,除非神界尊神怕也没人能占到便宜了,待回回去我给你看看伤口可有什么隐患吧。”
  居思堂将她搂住,“好好好,都听你的。”见她眉间那抹郁色不曾散去,想了想,还是决定告诉她。
  “总会有相见的时候的,尊神她,是有抱负的人,成为六界之尊是迟早的事,只消时机一到,魔界的符印定会解开,但魔界也只能向神界称臣了。我,从不怀疑她的本事。”
  说道最后,还冷笑了几声,那人的本事,怕是没有人知道的比自己还多了。
  幻幽对这件事倒没有太大的反应,“我幻幽是个烂人,一旦有了自己挂念的人,便做不来这为界报仇的事了,她尊神的本事更与我无关,我现在心中想的只有你、我还有旭儿一家人能够好好的在一起了。”
  他们的孩子尚小,不被世人所容,而他身旁的这个女子,也是东躲西藏,不得安宁。
  他只能尽心竭力为尊神做事,以后也好求她能够成全他。“旭儿在神界过的很好,若是有机会,我一定会带你去看他。”总有一天,他们的关系可以公之于众。
  “我一直都是信你的,你承诺的一切,我都相信能成真。”
  ……
  “方才我见你盯着河灯久看,要不我们放一个。”两人坐在一处良久,居思堂才开口打破这份宁静。
  “凡间人都说,河灯要在中秋节当日放才能灵验,此时放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。而且不在当日放也没多大意思,我也想让你多陪我一会。”她越说声音越小,到最后几乎听不见。
  是她贪心了,他下凡极为不易,又怎能久留。
  居思堂见她这副模样,轻笑出声,揽着她的肩在她耳畔轻轻不知说了些什么,惹得她凝脂如玉的脸羞得通红,连连后退,居思堂却搂得更紧了。
  “我向尊神上报了要闭关几天,这样就可以在凡间陪你几年。”
  幻幽幻幽听他这样说眼前一亮,嘴角不住地往上扬,一双温柔的几乎滴出水来的眼睛朝他望过去,温柔之中还有数不清的娇媚。
  居思堂被她看得嘴唇发干,喉结一动轻咳一声,声音低而沙哑:“走,我们回家。”
  ……
  ……
  两人久别胜新婚,亲密时丝毫也不顾及有没有人在身旁,不过好在也是点到为止。
  中秋佳节,街上行人络绎不绝。走亲访友,热闹也不亚于过年了。幻幽为了应节,特地换上路一身茜素红芍药石榴裙,衬得她更加的娇艳动人。
  居思堂本不喜艳丽的颜色,也被她一再哄着穿了一身绛紫色暗纹锦袍,一向清冷的脸上倒也显出几分红润。
  两人居于此地已逾六年,周遭凡人也大都识得他俩,曾问过两人为何来到此地,两人皆对外称私奔出逃于此。
  因居思堂不能在凡间定居,不在凡间时幻幽便称是外出经商。
  幻幽待街坊友好,也常与几个妇人一起上集市置办物品,街坊对这两人多有照顾,如今见两人如胶似漆也颇有欣慰之感。
  凡间新帝与今年五月十五登基,大赦天下、免税一年。
  如此举措,就连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都倍感欣喜,故今年中秋节也比平常要热闹得多,县令和几个乡绅都捐钱包了个戏班子,以示对新帝的推崇之情。
  太阳还未落完,戏台子上就有几个戏子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。幻幽素来喜欢凡间这些东西,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戏台子,尽显陶醉之态。
  居思堂手中拿着一些刚才陪幻幽买的小玩意,眼睛只望着她如玉的面庞看。
  夕阳最后一缕光辉洒在她的鬓发上,身子都处在光晕中,整个人就好像是光晕化成的,氤氤氲氲,稍瞬即逝,竟有一股壮烈凄美之感。
  他甚至有一丝错觉,好像她下一秒就消失了一般,也不顾在众目睽睽之下,紧握住她的手。
  “这场戏太平淡了,我们去放河灯吧。”见居思堂也不太在意到底是看戏还是放河灯,就直接拉着他跑到河边,买了两个河灯,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条塞入灯中,将另一个递给他,见他摇头不接,不悦道:“知道你不信这个,不过留个念想罢了。”
  居思堂这才接过,跟着她蹲在河旁,看着她将河灯放得远远的,回头看他。
  他手中的河灯还没有放出去,盯着她放出去的河灯,她推了好几下才回过神来。幻幽还以为他不会放,握着他的手说要教他放。
  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她握着将河灯放走,回头对着他嫣然笑道:“会了吧。”
  居思堂应了两声,扶着幻幽站起来,笑着说带她去吃点东西。
  正要离去,突然松开手,一脸僵硬,朝四周望了好几圈。“怎么了?”幻幽见他如此紧张,忙问道。
  “这有神界的气息,怕是有神人来此。”他眉头紧皱,那气息就在不远处,可这里人太多,也望不过去。不过光凭气息,应该是个普通人或者是个已然成精的东西吧。
  听到这些,幻幽眼底扫过一片慌乱,又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“别担心,他应该没看到我们,就算看到了,也肯定不是认识我的。我以前也遇到过的,都没有发现我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