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闻灵世录 > 第六章 缘起 三

第六章 缘起 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虽听岫骥百萧两人说考核不必忧虑,安祁旭还是闭关修习了几个时辰。出关时正好将近辰时,稍稍收拾一番就拿着寒亦箫准备走。
  他塞了几口点心,又喝了一大口茶。站在院子了伸了个懒腰,吸了口气,顿时觉得心中更加舒畅。朝着文兰梦兰说道:“我走了,不用传饭了。”
  站在府门口,随行的褚柏已经在那等着了,对他汇报道:“刚才林公子几个来找少爷,听少爷在闭关就走了,说是在神宫见面。”
  安祁旭听他说完一脸笑意,想着百萧在凡间公干应该快回来了,嘱咐道:“听说神城新开了家戏楼,我考核结束后就与他们去瞅瞅。师姐想必过一会就会回来了,你跟她说一声让她别担心。”他面带喜色,朝着神城方向去。
  祭司府离神宫极近,安祁旭走的十分轻松。到了神宫门口不远处就碰到几个世家子弟装束的人,跟安祁旭差不多大。安祁旭一见他们立马上前朝他们抱拳笑道:“各位可安好?”
  为首的朱雀神君之子林逸生生将他的手拍下去,嫌弃道:“又没有外人,何必如此。”安祁旭笑了笑,“不早了,走吧。咱们都是神城的,要是去的比别城的人还晚就不好了。”
  到了神宫,宫门口立了张桌子,崇泽站在一旁扇扇子。安祁旭等人虽未见过他,但心中有数便也知晓了,恭恭敬敬地行礼,便去随行的神侍那里签报。
  等到十四人到齐,崇泽才站起身子,咳了几声,严肃说道:“本座身后便是神宫,虽说诸位进去只待少时,但也要遵循规矩,这也许是你们往后万年的居所呢。”
  见众人也都乖巧地站着,便笑着带他们进神宫,十分悠闲自在。
  十四人分成两列跟在崇泽后面,此时进了神宫才完完全全地看见了平日只能望见一顶的景象。入目皆是黑色,正符了神界尚黑之说,正对着宫门的是永世柱,上面盘旋着五条乌金五爪龙,柱首龙头一滴一滴地吐着水滴,掉入下面的汉白玉水潭。柱子后是一面红黑嵌金的大钟,竖起来足有一丈。
  还守着七八个灵人,每过再往前是议事殿,左右侧靠墙的一排屋子颜色就比议事殿的颜色稍淡了些,便是戍守神宫的昭元军值班时住的宫殿。右侧墙有一门,上面匾额上写着东华门三字,从此处进可达伏狱司。
  议事殿坐落在整整六百零一阶玄青玉石台阶上,台阶下立着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四大神兽的石像,远远望去,威严大气。
  文试定在议事殿的左侧殿,崇泽让他们一人一桌,自己则坐在高台,见他们皆已坐好,随后朗声道:“桌上信封中为考题,诸位在凡间一刻之内做完,如若有违时者,便不必参加下一轮的武试了。”
  见他们垂首,有几个略有些拘谨,看起来也不算害怕,还瞥到几个低头浅笑,似胸有成竹。朝一旁守着水漏的神侍点点头,说道:“开始吧。”
  安祁旭打开信封,心中更是放心了。心想文试还如此贴心,给了两个选项,其一是“‘尚贤’和‘尚功’何论?”,其二是“以兰花为题作诗”,纸张最下方还贴心地写上一句‘其二选一’。
  安祁旭低头思索,这两个题目都没有什么难的,他倒是不担心。突然想到书房竹门两旁摆着的几盆春兰,夜里开花时月光也照下来,他拉开竹门,异常馥郁芬芳,月光照的花都发光,妖冶十分。
  那个场面仿佛就在刚才,他提笔沾了墨,一气呵成,再放笔时纸上就已经写完一首诗了。他读了几遍,虽说不算是佳作,但也符合平仄,有些意境罢了。
  眼看着时间还剩一半,上头有人看着他也不能四处看看,就只好盯着水漏看,一时看入了神,没发现上面的崇泽饶有兴趣地看着他。
  崇泽其实见过他几次,最近这些年神界愈发闲散,他更是没有事情做,整日里各神领就轮流办个茶会之类的。别人或许还会出去公干赶不上,他却从未缺席过,底下的这群孩子他各个都能叫上名字。眼看着时间快到了,底下的人一个个的放下笔,脸色各异。
  凡间一刻已尽,神侍敲响铜锣,就过来两个神侍把他们写的纸直接拿走,放到崇泽面前的桌子上,崇泽一张纸地拿起来看,从开始到结束没有一丝表情,直到看完最后一张就将这一沓纸放在一个锦盒里,拿着锦盒站起来,双手托着递给一直站着的灵人,声音还带着恭敬:“劳烦你交给皋离先生了。”
  灵人接过锦盒微微蹲下身子,“尊神吩咐过,我这就去。”也不等崇泽再说话,直接拿着锦盒离开。
  崇泽对着众人笑着说道:“还有一场武试,各位随本座去吧。”这句话一出,就是告诉他们全都过关了。
  底下人虽脸色不一样,但都是欢喜的表情。但好在规矩不错,没有大喊大叫。
  ……
  瑶江共设四个码头,今日特地关了一个玄英码头,当崇泽带着他们走到一个刻着玄英码头的石牌时,前方就只剩下一样服饰的灵人和戍守码头的昭元军。
  刚到码头崇泽就立马说道:“话不多说了,你们由此处开始,飞到灵域就行了。”崇泽指了指那边放着的桌子,“去把各自的法器放那,武试只能用自身的法力。”
  安祁旭眉毛一挑,身边的几个人也似笑非笑地看他,扯了扯嘴角。好吧,他知道他的寒亦箫是这群人法器中最好的,但也不用都往他这看吧。
  跟着众人去拿旗子,被一旁的潭泀拍了好几下,表情十分欠打,“小安,你的寒亦呢。”他也不好好地叫名字,安字后面还拖了长音安祁旭看着他叹了口气,单手结印,心中默念口诀,寒亦箫就出现在手上,直接放到桌子上,反过去笑着盯着他:“你的法器没带?”
  潭泀摊手,“我的法器不似你的如此风雅,我可不会把袖剑拿在手里。”他从身上解下来一个白色的平安扣放在了桌子上,看到不远处江奕示意让他过去,对灵人说道:“我法器收这里面了。”有低声告诉安祁旭:“我小舅舅叫我过去,要不一起?”
  安祁旭觉得这辈分实在难排,连忙摆摆手推辞:“你舅舅兴许找你有事,我不方便过去。”
  潭泀走到江奕面前,听他细细嘱咐,不敢言语,“虽说没有多远,但你也要小心行事,切记不可急功近利,时刻注意身旁动静。”他脸色虽然不变,但声音却多了些关怀。
  潭泀没把他的话放心上,却也应了声是。听着崇泽那边有些动静,两人相伴往那边走去。
  崇泽见人来齐,灵域那边的灵人也已经准备好了,“待鼓声一响,尔等便由此出发,飞至灵域就可以了,早有灵人等候。”众人一个一个离得稍远,但也按着规矩站在一条线上。灵人见崇泽点点头击响大鼓,十四个人立马飞起来,不过少时,高下立判。飞在最前面地是圣灵岛之子孟尧渊,其次是林逸。安祁旭十分悠闲,细数下来堪堪是第十,崇泽在上方的云上站着,还有十四个灵人,每个灵人都看着一个人。
  那十四个灵人一早接到指示,掐着时间算,同时朝着相应之人前方的水施法,使得众人前方皆飞过来水球,几乎可以把人给包进去。
  一切毫无前奏,直到水球出去时把他们吓了一跳,飞在前面的几个人只想着早些到灵域,也不注意身边的动静,碰到这种突发状况先是一愣,一时来不及出招只好躲了过去,只求不被打到就好了。
  安祁旭飞的不算快,又时刻观察身边的动静,故而当水球攻来时他轻轻松松地它打回了瑶江,心中大石反而落地了,总算来了。正好众人惊慌之际,他提起大半的法力到了最前方,眼见前方又打来两个水球,他单手结印,提起法力,念起《御水诀》中一诀:
  “水覆之丘,泼劈与炎,灏虚五行,进。”下方的水鼓作一条水柱,直接将那两个水球攻回了江里。
  才行了一会儿,突然冒出来六个水球,还冒着寒气。安祁旭停了下来站在虚空中,左手控住那六个水球,右手却捻了个御火诀,喷出一股火龙攻过去。
  不过少时那六个水球已化作了水汽,他也是额头上一层密密的细汗,眼看后面也有人往前飞来,一时好胜心起了,也顾不得擦汗立马提了法力往灵域飞去。
  灵域边界早有灵人候着,他们的法器竟也在桌子上,安祁旭径直飞过去,朝站在桌前的灵人作揖,“吾名安祁旭,劳烦大人记录。”灵人低头写下他的名字,他才拿了寒亦箫走开。他拿出帕子擦汗,喘了几口气才平复下来,后面又有三五个人陆陆续续地过来,都多多少少地有些狼狈。
  最后一个人到时,崇泽也随之而至,灵人也聚到一处一起散了。崇泽笑着看他们,他倒是没有太开心,这些都在意料之中,倒是有几个资质着实不凡的他十分喜欢。
  “你们都回家收拾收拾,今日巳时本座会在宫门口等候各位。”此话一出,等同直接宣布考核结果,众人都高高兴兴地俯身参拜:“是。”
  崇泽还想再说上几句,就又过来了一个灵人,正言道:“尊神请掌座回神宫,商议要事。”崇泽也就不再说下去了,只临走还是说了一句:“各位也散了吧,早些回去,别让家中人担心。”
  待人一走,众人立马散作几股,潭泀一开始还跟江奕站在一块,见崇泽走后,立马跟潭泀一人扯住安祁旭的一条胳膊,“走走走,我一想那戏心就痒痒。”
  林逸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,眉眼还有些相似,笑得一脸灿烂,便更像了。潭泀一个个指过去,对着安、潭两人介绍:“这是孟尧渊,这是他妹妹孟惜澜,我前些天去他家做客,便约了今日,咱们正好一起。”后面两人对着他俩抱拳,爽朗地说道:“早闻两位其名,幸会幸会。”
  两人爽朗的声音引得旁人注目,江奕扭头看到也是笑得灿烂的的潭泀,看了良久。才转身离开。
  太阳正盛,江面波光粼粼,依稀可以看到水中游鱼的影子,灵域的灵植郁郁芊芊,如此艳丽的一幕散发出奇异的光芒,暖暖地洒在江奕的脸上,他伸手挡住照在他脸上的光,一言不发地往神城飞去。
  既然暖不了心,那就连身也不要暖了。
  安祁旭对孟家兄妹抱拳问好同时,也注意到江奕的一举一动。他以前与潭泀谈其江奕时,也觉得值得结交一番,可江奕为人淡漠,与其搭话时也是礼貌的回答,绝不多说,一来二去的,安祁旭也就息了这个心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