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闻灵世录 > 第九十八章 千秋岁

第九十八章 千秋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安祁旭带着兰溪这边刚到围猎场,就见天上两道彩光,他抬头一看,原来是两只类凤锦鸡飞过,不过下一瞬,一道箭破风而出,箭头成网,直接将两只锦鸡一齐捕获。
  他大喝了一声好,见有人去捡了捕网回来,才知道原来是羽冰落打下的。又一神侍到他身边,问道:“神君若狩猎,小卑去为神君刻箭备马。”安祁旭自然不会拒绝,看着周围山上亭阁都站满了人,却也第一眼就看见了玥娑,站在最显眼的地方,挥舞着帕子喊姐姐。
  他低声对兰溪道:“你去找玥娑玩,师父也为你捉只锦鸡回来。”兰溪说声好,就笑着跑开了,他被神侍引到一个空出来的小阁。
  换了一身银灰色的骑装,面前已有神侍牵了马等他,道:“马左边的箭为尖头,右边的箭头发出成网,可捕活物。神君的箭上刻的有字样,结束后,我们会分好呈上。”安祁旭点点头,接过他递上来的金弓,策马奔向山林深处。
  狩猎的人虽多,但山林极大,安祁旭一进去,便盯上一只白鹿,紧紧追着,“咻”得一声,一箭毙命。
  忽听不远处有甚为熟悉的笑声,他亦低头一笑,调转马头,向着那笑声来源去了。
  羽冰落自进山林一来,直奔深处追捕千人难遇的透角犀,一路追着,一路捕猎其他猎物,渐渐地,透角犀还没找到,两箭囊箭都用完了,只好退回去拿箭。
  路过一处,几乎全被山石围住,唯旁边有一池。羽冰落刚到此地,连日光都看不见了,便觉无论站在多高的楼上看来,恐怕都看不到她。几个荷花精化了幽灵形状,四周便透出了粉光,绕着她不让她走,她觉着有趣,不由笑了,谁知听到有马蹄声越来越进,她抬头一望,看见了安祁旭骑马前来。
  四目相对,渐抒情意,山林深处的猛兽嘶吼,山林此时的热闹血风,挡不住她这短暂的舒怡温柔,挡不住他如见惊鸿的倍感惊艳。
  率先回神的是羽冰落,她见安祁旭箭支仍多,笑道:“刚才开始的时候,你就不在,本以为你不玩这个呢。”
  两人的马在原地打转,两人却只看向对方,安祁旭道:“自然要来,不然如何能看到刚才一幕。”他低头看见羽冰落的两个箭囊都空了,有笑道:“看来你收货颇丰。”
  “哪怕这样,也还是没遇见透角犀。”一想到这,羽冰落又觉得不快,也没在意是在外面,拉住他道:“陪我去拿箭。”只拉住了他一个腕子,立马明白这是在外面,立马松开,安祁旭又低头笑了笑,道:“未免闲话,你还是自己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,一起去找透角犀。”
  羽冰落也没不快,持着马缰离去,不过一会,就装着满囊的箭回来,才见安祁旭的的箭又少了许多,便知道他定然刚才跑走了。
  她故作不开心,双手掐腰,道:“说了在这等我,转头又去找其他猎物了。”安祁旭手中还拿着一株从别地带回来的杏花,见她这样,只觉心底甚爱,笑道:“我的好人,若我进场半天,一个猎物不得,出去岂不贻笑大方,说我一个武将,连动物都猎不到。”
  羽冰落“才不买账”,直接驰马先行一步,安祁旭跟上去,在她身后说道:“好人,好姐姐,好娘子!”羽冰落一愣,回头看他,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安祁旭又重复了一遍,道:“当初在凡间,你也是没拒绝的。”羽冰落伸手就要打他,被他一手握住,笑道:“这待会就出了这地方,天下人都能看到了。”
  “快放开,小心有人来。”羽冰落想把手抽出来,谁知安祁旭握得更紧了,他一反常态,一副登徒子模样,笑道:“他们都忙着找猎物,除了妖王,不会有人想着找你说话的,恐怕察觉到你的神气就远远跑了。”
  羽冰落身子微微前倾,离得他近些,问道:“这样的孟浪行状,你到底是不是安祁旭?”安祁旭轻咳一声,脸上掩藏不住的开心,却仍忍住笑,镇定道:“我待人,总不可能一模一样的。”
  羽冰落被他这番正经样子哄骗,问道:“所以待我就这样?”安祁旭先是正经十分,仿佛在跟她讨论学业,“我只对娘子这般。”羽冰落又被耍弄,刚要骂他,谁知他“嘘”了一声。
  是透角犀的声音……
  安祁旭两人手都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弓,对视一眼,羽冰落道:“比一场?”
  “可以。”然后两人松开交握着的手,同向山林深处,寻找透角犀的所在。
  羽冰落一路丝毫不在意周围的其他猎物,只想着捉此次围猎的最大目标,而安祁旭则慢了许多,一路上捕了多少猎物。
  眼见一只锦鸡飞过,他拿了箭,却见小山后面有一点光亮,心中猜度,向羽冰落那边道:“尊神。”
  羽冰落回头,刚要开口,却见他指了指那处山后,从她这个角度看去,果然能见一个透角犀,却是在睡觉,她自觉没趣,摇摇头,还是往声音吵杂的哪一处去了。
  安祁旭一笑,没跟上去,就向那边已经跑走的类凤锦鸡追去,待捕住回来时,才发现刚才的那只透角犀早已不见,他转头去找羽冰落,就见一透角犀窜的飞快,林间因它沙沙作响。
  或许就是刚才的那一只,安祁旭夹紧马腹追上去,手中抽出一只箭,蓄力就飞了出去。
  透角犀察觉有危险,立马逃离了,谁知下一箭正好打在它逃跑的方向,箭头形成大网,一下将它逮住,它嘶吼着反抗,终究无果。
  他本想去找羽冰落,可再一回头,看见了众人围拥下的她,肆意洒脱的笑着,全然高兴,同和他在一起时不一样的开心,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那种开心。
  羽冰落一次猎到四只透角犀,众人听到透角犀的声音赶来,正好看到这一幕,纷纷奉承:“尊神箭术出神入化,臣佩服!”
  羽冰落安稳坐在马上,听惯了他们的奉承,但一眼看见安祁旭在不远处看着他,眼中的情意她看个完全,她才觉得更加开心。安祁旭同他人一样的阿谀奉承里,她此时也能准确地品出其中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。
  她骑马归来,众人跟随,直到了外面见玥娑手中攥着帕子等她,她将弓扔给灵人,直接下马。
  玥娑见她回来,蹦跳着到她身旁,羽冰落额上有一些细汗,她便拿着帕子替她擦拭,笑得仿佛是自己猎了最多的猎物,“姐姐最厉害了!”灵人端上茶来,她也不让灵人递过来,偏要自己端着,再递给羽冰落,道:“姐姐喝茶歇歇,第一宴可以开始了。”
  此次办玄玺宴,玥娑一改从前不管不顾,全部亲力亲为,虽然有些地方仍办不好,但也正因为主持这场大宴,正好进步了许多。
  妖王陵淇从山林出来,将这一幕看个完全,身旁官员凑近他些,道:“王,尊神、幻尊姐妹情深,若将和亲之事提上日程,妖界的大乱必然迎刃而解。”陵淇笑容仍在,只是这其中多了几分冰冷意味出来。
  那官员察觉,立马又道:“臣知道王不喜欢幻尊,可当下最重要的是妖界鹤族的动乱,今日鹤族也来了人,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。等王将幻尊娶回去,等时日一长,幻尊总会改掉她的骄纵性子的。”
  “谁说本王不喜欢她的?”陵淇一边笑着走向那边的宫殿,一边说着:“只是我一看到她,就想到曾经尊神,尊神当初差一点……”回想往事,他再没忍住叹一口气,摇摇头,道:“罢了,不提往事。”
  ……
  此处的宫殿名为上裕殿,为重楼围拥,只殿门所对方向看见满目苍翠山林。
  羽冰落坐于正上方,丝竹管弦皆动,声声吟唱,尽显柔婉气息。安祁旭坐在下首,此次一宴,但凡是有资格来主殿的他界之人,皆坐羽冰落右手方向,而神界主殿只有神领及其家眷,便坐羽冰落右手方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